新动态

关注餐后高血糖 主张管理个体化——中国医师协会内分泌代谢医师分会年会

编者按:2016年7月7~9日,中国医师协会内分泌代谢医师分会年会(CEAAC)在陕西西安隆重召开。7月8日是餐后血糖健康宣教日,当天,拜耳公司在本届CEAAC上围绕餐后血糖管理举办了一场卫星会。会议邀请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陈璐璐教授担任主席,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李焱教授和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童南伟教授分别发表精彩的学术演讲,解读2型糖尿病(T2DM)餐后高血糖管理共识,分析个体化血糖管理策略。现将重点内容摘录如下,与读者共享。

陈璐璐教授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

立足国人:《中国2型糖尿病患者餐后高血糖管理专家共识》解读

李焱教授  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

     李焱教授从共识产生的背景和共识回答的问题两大方面对《中国2型糖尿病患者餐后高血糖管理专家共识》进行了解读。随着糖尿病病程进展,β细胞功能进行性降低,餐后血糖逐渐升高[1]。与西方相比,亚洲人群β细胞功能降低更为显著[2]。杨文英教授牵头的全国流行病学调查表明,我国T2DM患者以餐后血糖升高为主[3]。国内多项研究显示,若仅筛查空腹血糖,我国糖尿病漏诊率较高。国际餐后共识及指南不断更新。基于国人糖尿病特点及循证证据的不断丰富,《中国2型糖尿病患者餐后高血糖管理专家共识》应运而生。

      该共识立足于我国患者特点及临床实践,从4个方面强调了餐后血糖的重要性。第一,餐后血糖与血糖波动密切相关。国人证据显示,餐后血糖漂移幅度是平均血糖波动幅度的独立影响因素[4]。血糖变异性指标的基线值越大,强化治疗后患者的餐后血糖水平越高[5]。第二,餐后血糖对HbA1c达标贡献大。Preliminary研究显示:在中国人群中,当HbA1c≤9.0%时,餐后血糖对HbA1c达标的贡献超过50%[6]。最新荟萃分析显示,餐后血糖是HbA1c更敏感、更精确的预测指标[7]。餐后血糖达标,有助于进一步提高HbA1c达标率(图1)[8]。第三,餐后血糖与糖尿病微血管及大血管并发症发生发展密切相关。Kumamoto研究显示,餐后血糖升高增加糖尿病视网膜病变和肾脏病变进展[9]。美国NHANES Ⅱ研究显示,餐后血糖升高增加全因死亡和心血管死亡风险[10]。餐后高血糖与多项心血管疾病的风险因素相关。第四,餐后血糖的管理应遵循个体化原则,并加强对餐后血糖的密切监测。本共识在综合循证和参考多部指南的基础上,推荐对于基线状态不同的糖尿病患者,应设定个体化的餐后血糖控制目标值:常规目标(<10.0 mmol/L)适用于大多数T2DM患者;严格目标(≤7.8 mmol/L)适用于新诊断、病程较短、年龄较轻且无并发症的T2DM患者。部分患者需要密切监测,以及时评价疗效。

▲图1. 餐后血糖达标有助于进一步提高HbA1c达标率

量体裁衣:2型糖尿病之东西方差异

童南伟教授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

      童南伟教授从疾病特点和药物治疗两大方面阐述了东西方糖尿病患者的差异。疾病特点的差异表现为:①饮食文化的差异:与西方人群相比,中国人群碳水化合物摄入比例更高。我国人群饮食结构与指南推荐相符,即糖尿病患者碳水化合物摄入应占每日总热量的50%~65%[11];②基因不同:东西方人群与糖尿病风险有关的基因不同。③发病风险不同:与北美人群相比,亚洲IGT人群进展为糖尿病的风险更高。另有研究发现,同样BMI,亚洲人群进展为糖尿病的风险更高。④发病机制的差异:与西方人群不同,我国T2DM患者以β细胞功能受损为主。⑤血糖谱特点不同:基于β细胞功能特点,我国T2DM患者以餐后血糖升高为主。⑥脂肪分布不同:相同腰围下,亚洲人较白种人内脏脂肪含量更高。而内脏脂肪是心血管疾病及糖尿病风险增加的独立危险因素。⑦肠道菌群不同:东西方人群的菌群构成不同,以碳水化合物为主的东方人群肠道中拟杆菌数量较多。⑧血管病变风险不同:东方人群脑血管事件和微血管病变发生率更高;西方人群冠状动脉事件发生率更高。⑨全因死亡风险不同:西方人群全因死亡率更高,但亚洲糖尿病患者全因死亡更为年轻化。

      由于东西方糖尿病患者在发病特点上存在差异,因此针对不同种族人群应采取“量体裁衣”式的血糖管理策略。基于国人糖尿病特点,α糖苷酶抑制剂在中国应用广泛,并积累了丰富的循证医学证据,成为《中国2型糖尿病防治指南(2013版)》推荐的一线备选用药。系列荟萃分析结果显示,与西方饮食为基础的人群相比,阿卡波糖在东方饮食为基础的人群中可更显著降低T2DM发生率(HR 0.41,P < 0.0001)[12];降低HbA1c(-1.02% vs. -1.54%,P < 0.00001)(图2)[13]以及降低体重(-0.91 kg vs. -2.26 kg,P < 0.05)[14]疗效更优。

▲图2. 阿卡波糖在东方饮食结构的人群中降糖疗效更优

总  结

      本次会议重点讨论了T2DM餐后高血糖问题及中国人群的个体化血糖管理。基于我国糖尿病患者的发病特点,α-糖苷酶抑制剂作为中国人群糖尿病的一线备选用药,成为内分泌专家的共识。

参考文献
Tabák AG, et al. Lancet 2012; 379: 2279-90.
Kodama K, et al. Diabetes Care. 2013;36(6):1789-96.
YANG WY.et al. N Engl J Med. 2010 Mar 25;362(12):1090-1011.
周健等.中国实用内科杂志. 2006;26(10):763-6.
Inzucchi SE, et al. Diabetes Res Clin Pract.2015 Apr;108(1):179-86.
Kang X, et al. Diabetes Technol Ther.2015 Jul;17(7):445-8.
Ketema EB, et al. Arch Public Health.2015 Sep 25;73:43.
Woerle HJ, et al. Diabetes Res Clin Pract.2007;77(2):280-5.
Ohkubo Y,et al. Diabetes Res Clin Pract.1995;28(2):103-17.
Saydah SH, et al. Diabetes Care.2001 Aug;24(8):1397-402.
中华医学会糖尿病学分会.中华糖尿病杂志. 2014;6(7):447-498.
Hu R, et al. Clin Ther. 2015 Aug 1;37(8)1798-812
Tong N. et al. Clin Ther. 2013:S0149-2918.
Li Y, et al. Int J Clin Pract. 2014 May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