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动态

中国餐后血糖优化管理平台(Power+)重磅启航

编者按:2016年4月10日,中国红十字基金会“慢病关爱基金”联合中华医学会糖尿病学分会教育管理学组共同举办的“关注慢病,健康中国——中国餐后血糖优化管理平台”在扬州隆重启动。会议邀请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常务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孙硕鹏先生出席并阐释项目意义,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潘长玉教授、中日医院杨文英教授和北京大学第一医院郭晓蕙教授担任学术环节主席,国内众多糖尿病顶级专家与会,共同见证中国最大规模餐后血糖优化管理平台正式迈出第一步!

项目介绍:中国餐后血糖优化管理平台

      启动会上,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专项基金管理部周魁庆部长进行了详细的项目介绍。中国餐后血糖优化管理平台(PPG Optimization Winner,简称“Power+项目”)以《中国慢性病防治工作规划(2010-2015)》为参考和指导,由中国红十字基金会慢病关爱基金、中华医学会糖尿病学分会教育管理学组和拜耳医药保健有限公司携手推出,旨在借助移动医疗技术,突破传统医患交流局限,打造中国最大规模餐后血糖优化管理平台。

      该项目拟在全国20余个省市220家大型医院展开,邀请1000名内分泌科医生参加,通过为每例项目患者提供为期3个月的餐后血糖优化管理,包括个体化血糖管理、健康教育课堂、健康咨询、引导患者科学自我管理等主要手段,多方合作,普及餐后血糖优化知识,从而帮助80 000例新诊断餐后血糖升高患者和餐后血糖不达标的糖尿病患者,使其餐后血糖达标率提高50%。活动将历时1年,于2016年4月启动,预计于2017年3月结束。该项目规模之大,覆盖范围之广,堪称餐后血糖优化管理中的航母级别,希冀其成功开展能为我国慢病综合管理模式树立楷模,提供借鉴。

      中华医学会糖尿病学分会教育与管理学组组长郭晓蕙教授介绍,患者借助Power+中国餐后血糖优化平台APP,不仅可以轻松记录血糖数据,在线与专属医生进行互动健康咨询,更能接受到个体化糖尿病教育;医生则可通过中国餐后血糖优化管理平台,组织线上线下患者教育,更可根据患者个体情况,推送患者教育文章。利用新媒体的高效性与便捷性,患者在享受个性化血糖管理的同时,也让医生密切监测到患者的血糖现状,为其制定血糖管理方案,使医患双方能够紧密参与其中,让患者的餐后血糖管理因移动医疗而获益。

共识源起——从最新循证再看东西方差异

      杨文英教授阐述了东西方糖尿病患者的特点差异,而这也正是制定《中国2型糖尿病患者餐后高血糖管理专家共识》(以下简称“《共识》”)的一个主要原因。东西方2型糖尿病患者特点的差异主要表现在5个方面:①饮食结构:与西方人群相比,我国糖尿病患者的碳水化合物摄入比例更高,符合指南推荐(50%~65%)[1];②进展为糖尿病风险:我国人群进展为糖尿病的风险高于西方人群;③血糖谱特点:我国患者β细胞功能受损更严重,表现为餐后血糖升高为主;④并发症特点:我国糖尿病并发症发病率高,且心血管疾病发病和糖尿病死亡呈年轻化;⑤药物疗效:基于饮食结构及患者特点的差异,降糖药物在东西方患者中的疗效也可能存在差异,如阿卡波糖。荟萃分析表明,与西方饮食结构人群相比,阿卡波糖在东方饮食结构人群中降低糖化血红蛋白(HbA1c)的疗效更优(-1.02% vs. -1.54%,P<0.00001)(图1)[2]。基于以上东西方差异,《共识》应运而生,为我国具有种族特异性的个体化2型糖尿病管理提供了新的指导。

立足国人——《中国2型糖尿病患者餐后高血糖管理专家共识》解读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陆菊明教授对《共识》进行了深入解读。基于我国糖尿病患者特点,《共识》针对4个核心问题进行了回答。第一,关于餐后血糖的重要性。餐后血糖对HbA1c达标贡献度大,餐后血糖及其引发的血糖波动与糖尿病微血管及大血管并发症密切相关。《共识》是国内外首个对餐后血糖和低血糖与血糖波动相关性进行明确强调的指导性文件。第二,控制餐后血糖的获益。优化餐后血糖控制有助于提高HbA1c达标率,并改善多种心血管风险因素。第三,餐后血糖的控制目标及监测人群。《共识》建议餐后血糖的控制目标应遵循个体化原则,部分患者(如HbA1c不达标、低血糖风险高和使用降低餐后血糖药物的患者)应密切监测餐后血糖,以及时评价疗效、低血糖风险和指导药物剂量调整。第四,餐后血糖的干预措施。生活方式干预有助于改善餐后血糖,但疗效有限且难以维持,当其效果不佳时应选择药物治疗方案,如α-糖苷酶抑制剂。

从目标值的变迁看优化餐后血糖控制

      天津医科大学代谢病医院陈莉明教授回顾分析了国内外糖尿病指南中血糖管理目标的变迁。随着循证医学证据的不断完善和丰富,对于空腹血糖管理目标低限的设定,美国糖尿病协会(ADA)和中华医学会糖尿病学分会(CDS)指南均经历了“高-低-高”的调整过程,目前均为4.4 mmol/L;而对餐后血糖目标值则一直保持严格标准不变(<10.0 mmol/L)[1,3]。美国内分泌医师协会(AACE)/美国内分泌协会(ACE)指南和国际糖尿病联盟(IDF)指南则一直推荐餐后血糖目标值为≤7.8 mmol/L。事实上,这两种看似不同的目标值反映了对餐后血糖个体化管理的需求。

      2015年《中国2型糖尿病患者餐后高血糖管理专家共识》(意见征求稿)在综合大量循证和参考多部指南的基础上,推荐对于基线状态不同的糖尿病患者,应设定个体化的餐后血糖目标值:常规目标(<10.0 mmol/L)适用于大多数2型糖尿病患者;严格目标(≤7.8 mmol/L)适用于新诊断、病程较短、年龄较轻且无并发症的2型糖尿病患者。MARCH研究表明,阿卡波糖可显著降低我国新诊断2型糖尿病患者餐后血糖,HbA1c达标率(<7.0%)可达80%(图2)[4]。AcarDIA-NIS研究显示,基线餐后血糖水平越高,阿卡波糖降低餐后血糖幅度越大[5]。

移动医疗助力糖尿病管理

      移动医疗已成为糖尿病管理的新趋势。2014年,美国FDA批准首个移动医疗手机应用。国内糖尿病管理APP也在不断研发上线中。“大糖医”是我国智能糖尿病管理云平台的优秀案例,也是中国餐后血糖优化管理平台的官方合作伙伴,期待其在糖尿病高效管理中的卓越表现。

参考文献:

1.中华医学会糖尿病学分会.中华糖尿病杂志.2104;6(7):447-498.
2.Tong N, et al. Clin Ther.?2013: S0149-2918.
3.American Diabetes Association. Diabetes Care. 2015 Jan;38 Suppl:S1-S94.
4.Yang WY,et al. The Lancet Diabetes & Endocrinology.2014,1;2(1):46-55.
Jianping Weng,et al. Diabetes Metab Res Rev. 2015 Feb;31(2):155-67.
5.Jianping Weng,et al. Diabetes Metab Res Rev. 2015 Feb;31(2):15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