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动态

【ADA对话】郭晓蕙:科学指导、持续支持,积极开展糖尿病教育

编者按:糖尿病教育对于有效控制血糖、预防或延缓急慢性并发症的发生发展非常重要。2016年6月10~14日召开的第76届美国糖尿病协会(ADA)科学年会上,数个专题和大量研究探讨了糖尿病教育问题。《国际糖尿病》记者在会议现场采访了中华医学会糖尿病学分会教育管理组组长、北京大学第一医院郭晓蕙教授,郭教授介绍了糖尿病自我管理教育(DSME)及糖尿病自我管理支持(DSMS)的理念及优势、糖尿病饮食误区,同时列举了我国近年来开展的相关项目及活动并分析了其影响。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郭晓蕙教授专访

糖尿病自我管理教育及支持的优势

正如本届ADA主席所讲,假如DSMS是一片药,临床医生在决定给患者处方应用前,首先需考虑其是否有效。就有效性而言,主要是看其对糖化血红蛋白(HbA1c)的影响。很多研究已提示,DSMS可使HbA1c下降0.4%~1%。因此,DSMS的有效性是肯定的。第二,需要考虑其安全性,是否存在低血糖风险及副作用。DSME及DSMS的目的就是通过更多的血糖监测等自我管理来减少低血糖的发生风险,因此,其既无副作用,也不存在低血糖风险。此外,还需考虑费用问题。DSME及DSMS需要由专人提供相关教育,但这些在美国是可以进行医保支付的,不会增加患者支付费用,从长远来看还会节省治疗相关费用。

与二甲双胍相比,DSME及DSMS不存在胃肠道副作用,且可节省糖尿病治疗相关费用,二者对体重影响相当。总体而言,其有效性及安全性不劣于甚至优于二甲双胍,且具有更多益处,无副作用。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没有理由不为患者处方DSME及DSMS。因此,医生需知晓并应用DSME,并向患者提供DSMS。ADA大会上的DSME相关专题非常理性且深入地解析了DSME及DSMS对糖尿病患者病情控制及结局改善的作用。

糖尿病自我管理支持在中国的尝试

从DSME到DSMS,临床医生需要围绕糖尿病患者一生不同时期可能面临的问题向其提供各种支持。近两年,我国糖尿病教育也在努力倡导这些理念。一方面,制定了一些教育管理工具,如制定挂图来指导患者如何应用胰岛素;另一方面,制定了一系列可在线浏览的标准幻灯片,就糖尿病的最初诊断、并发症及特殊情况处理等内容为糖尿病患者提供DSMS。去年组织了营养早餐征集活动,让患者了解如何将健康早餐做到色香味俱全。还与互联网系统合作开发了糖尿病自我管理支持软件。另外,开展的一个基础胰岛素应用相关教育项目也是DSMS项目。在此项目中,在患者开始注射应用基础胰岛素时就由教育护士关注其糖尿病知识储备并指导如何监测血糖,如何根据血糖测量结果来调整治疗。以上是我国正在尝试开展的DSMS。此外,还开展了同伴支持活动,这也是DSMS的重要内容。

中国糖尿病患者中存在的饮食误区

多年来,临床医生对糖尿病患者的饮食指导较为简单。很多患者误认为罹患糖尿病后应少吃主食,限制饮食主要是限主食。也有很多患者误认为,凡是有甜味的食品包括水果在内都不能吃,很多糖尿病患者自患病后不再吃水果。患者最喜欢问的是“什么可以吃?什么不能吃?”。其实,对糖尿病患者的饮食指导,不能简单地说“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而应告诉患者如何饮食合理且丰富。这就需要临床医生清楚了解各种食物的热量。除了碳水化合物,脂肪和蛋白质也可提供热量,关于脂肪还需考虑其类型是否属于反式脂肪等。当然,最简单的还是总热量的概念。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曾对肥胖患者饮食状况开展了一项回顾性研究,结果发现,肥胖与患者的饮食类型及营养成分无关,而与总热量摄入增多有关。有些患者认为糖尿病患者不能吃肉,实际上,采用不同烹饪方法,其热量存在差别。而且,蛋白质对人体非常重要,若不摄入动物蛋白,则需适量增加植物蛋白的摄入量。但是,植物蛋白的生物利用度相对较差,会增加肾脏负担。

因此,糖尿病患者的饮食干预需要科学指导。目前,临床营养学已建立,很多医院也有临床营养科,从事糖尿病教育者需学好并不断更新营养学知识,以便向患者提供科学正确的营养指导。中国已开展了多项糖尿病管理相关研究,涉及流行病学现状、合并危险因素情况、合并症发病状况、口服药应用状况、胰岛素应用状况以及医务人员营养知识。然而,中国糖尿病数据拼图中还缺失患者日常饮食情况。今年5月份启动的中国糖尿病患者管理现状和教育项目(China DNA)则将填补我国糖尿病饮食数据的空白。

中国餐后血糖优化管理平台项目的意义

今年4月份启动的中国餐后血糖优化管理平台(Power+)项目旨在借助移动医疗技术,突破传统医患交流局限,打造中国最大规模的餐后血糖优化管理平台。该项目通过医生给患者设定个性化血糖目标值,推送个性化糖尿病知识,血糖检测提醒,医患互动,线上线下患教等多种形式,引导患者养成自我管理的良好习惯。Power+项目的意义在于:一方面,让医生了解如何在信息时代借助并应用移动医疗技术实现更好的血糖控制;另一方面,让患者能在记录血糖监测数值后及时将信息反馈给医生,并与医生互动,有助于医生及时分析结果,了解并掌握患者的血糖控制情况,有利于提高糖尿病管理效率并节省医疗资源。因此,这种项目既可延伸医生对患者的管理,又能增加患者与医生的互动与交流,具有一举多得的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