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面对面

符伟国教授:爱护好身体里的那条「生命之河」
下一篇
发布时间:2016-06-07 893 9
摘要

人体内的血管如同这个星球上纵横交错的河流,分布在身体内的每个角落,这条由血管交织而成的网,就是「生命之河」。

 

如何爱护好这条生命之河、当河道出现了阻塞该如何治理?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血管外科主任符伟国一直在这条全世界最复杂的微河流上钻研探索着。

 

中午 11 点半 符伟国比约定的采访时间迟到了近半个小时。

 

对一名外科医生来说,一上手术台就说不准时间,似乎是再平常不过的事。

 

在普通人眼中颇为陌生的血管外科其实要负责除了心、脑之外的全身所有的血管疾病,其中难度最高的就是主动脉夹层和腹主动脉瘤。

 

符伟国所在的中山医院血管外科全国知名,他们每年要进行四百余台主动脉夹层手术以及腹主脉瘤手术,前者的累计手术量全球第一,而后者则位居全国第一。

 

符伟国坦言:“几乎每天都在走钢丝。”

 

血管外科疾病发作时常常十分凶险,而且特别容易误诊。最典型的就是主动脉夹层,它常常会毫无预警地突然发生在中壮年身上,患者会感到急性胸痛、后背有撕裂感或者大汗淋漓。而这些症状很容易被误诊为心梗。

 

有些患者在胸痛之后则会出现腿痛、发麻、发冷,这种症状又极易被当作下肢动脉栓塞,没有经验或没有仔细询问病史的医生以为只需立即手术取出血栓就行,最可怕的就是等到上了手术台,才发现是主动脉夹层。

 

动脉瘤也是一种平时悄无声息的血管疾病,它有可能会发生在全身任意动脉。又以腹主动脉较为常见。由于动脉瘤并非实体肿瘤,而是血管的结构向外膨出,因此它不痛也不痒,可一旦突然破裂,也有可能会危及生命。

 

“过去我们做一台腹主动脉瘤手术,往往一开就是十几个小时,这个过程就好比挖开路面,修理地下水管,工程极大。现在微创手术的切口越来越小,只需要在路面上找一个点挖下去,在地下把隧道做好,不需要破坏路面就能修理管道。”符伟国说,“创伤虽然小了,但医生的压力一点也不小。”

 

压力就是动力。作为我国第一位血管外科博士、第一批从事血管腔内微创手术的专家,符伟国几十年来不断提升手术水平,他以精湛的技术赢得了许多国内外专业奖项和同行们的赞誉。

 

 

每一次手术前,符伟国都十分慎重,他从来不会为了做而做。

 

动脉瘤是血管外科的常见疾病,一般来说 5.5 厘米以下的动脉瘤如果没有症状,患者只需随访,无需手术。但一旦动脉瘤超过 5.5 厘米,就达到了手术适应证。

 

然而这种病平时并没有什么症状,多数患者都是在体检中发现或自己无意中摸到的,突然间要面临手术的抉择,往往会犹豫不决甚至纠结再三。

 

“突然面临生死抉择,谁都会感到彷徨,要让病人安心地把生命交给我们,我们就必须换位思考,理解病人的心情。”符伟国坚持,对每一位病人都要全面评估,仔细权衡手术的风险与获益,到底是手术的风险大,还是动脉瘤破裂的风险大。有时候尽管没有到必须手术的地步,但病人的心结很严重,时时担心这枚“不定时炸弹”会破裂,那就要把这种心病对生活质量的影响也考虑进去,再进行衡量,最终决定是否手术。

 

在复杂的医学知识面前,医患之间存在着很大的信息不对称,此时,医生的判断和引导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患者的生命抉择,如何沟通就显得特别重要。

 

在符伟国看来 很多医患矛盾归根到底都是沟通问题。当病人和家属反反复复来问同一个问题,而门诊的时间又十分有限时,如何做到耐心回答,如何进行有效的沟通,这其中的“艺术”有时候比医术更难掌握。“一句话能宽慰病人,也足以伤人。”

 

多年来的经验告诉符伟国,医生治病,有时候治的是心病。治心病并不是一种额外的负担,相反,只要让病人信任医生、让病人安心,病往往就能好得快。

 

而病人的心病有时候还不只是担心手术风险那么简单,面对高昂的手术费用,经济拮据的病人会有更多的顾虑。“遇到这样的病人,我们要帮他算好账,不能让病人看完病,就弹尽粮绝了 要想办法既为他省钱,又达到治疗效果。”这是符伟国除了手术与看病之外经常要思考的。

 

爱护血管,要从日常生活习惯做起,从年轻时做起:坚持清淡的饮食和适当的运动,积极预防糖尿病和高血压。

 

一旦出现走路时走走停停、小腿疼痛、 走路走不长的情况、可能就是下肢缺血的表现,应该尽早到医院血管外科就诊,进行超声检查。

 

如果血管出现堵塞,可以根据医生的建议,及时改变生活习惯,改善饮食、增强锻炼。如有必要可先用药物治疗。一旦病情严重,则不要忌讳手术。随着医学技术的进步,目前大多数血管外科手术都能够借助微创技术完成。

 

要想预防主动脉夹层的“偷袭”,平时要积极控制血压,尤其是顽固难治的高血压更要引起警惕。马凡氏综合征也是主动脉夹层的危险因素,有家族病史的人,要定期去医院检查。

 

关于动脉瘤到底要不要手术的问题,符伟国的建议是:首先看动脉瘤的大小。如果超过 5.5 厘米,就应积极治疗,女性患者则需更加谨慎,达到 5 厘米就可以考虑手术,因为女性尤其是东方女性的血管相对较细。动脉瘤发生破裂的风险也相应增大。此外。还要根据动脉瘤生长的速度来判断,如果半年扩张 5 毫米、一年扩张 1 厘米,也要及时治疗。

 

假如通过医生的评估,可以暂时不手术,平时则要注意定期随访、积极控制血压、减少剧烈运动,控制饮食,不要因为担心动脉瘤会破裂,而陷入恐惧和焦虑中。

 

符伟国主任特别提醒那些手术后的患者,手术结束并不意味着治疗就结束了,许多血管疾病都需要终身治疗。手术后一定要改变不健康的饮食习惯,戒烟戒酒,因为手术只能缓解一时的病痛,却不能保证一辈子的健康。

 

作者:陈俊臖
来源:解放日报 2016.1.18 星期一

 

本网站所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0571-28101408,工作日 09:00-18:00),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符伟国 教授

1991 年在上海医科大学获医学博士学位。现任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血管外科主任,复旦大学血管外科研究所所长。中华医学会外科学分会血管外科学组副组长、中国医师协会外科医师分会血管外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医师协会腔内血管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医师协会老年学分会血管外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医师协会介入医师分会大血管介入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海峡两岸医药卫生交流协会血管外科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兼理事、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血管外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亚洲血管学会会员、国际腔内血管外科学会会员。 中华医学杂志英文版、中华外科杂志、中国实用外科杂志、外科理论与实践、内镜杂志、中国放射学杂志、中国外科基础与临床杂志等编委。

 

针对中国人“主动脉夹层”发病率高于西方,病情凶险,传统手术治疗创伤大,死亡率、并发症率高的特点,1998 年开始,在全国率先开展“腔内微创治疗”,将手术死亡率从 15-45% 降至 1.3%,截瘫率由 25% 降至 0.8%,显著提高了治疗的安全性与有效性。

 

创建了国内腔内血管外科中心,将该项新技术推广至全国 37 座城市的 81 所三级甲等医院,积极推动了主动脉腔内治疗技术在国内的普及和发展。完成全球最大样本( 2751 例)主动脉夹层腔内修复,全国最大样本腹主动脉瘤腔内修复( 1746 例)。在腔内微创取得创新性成果:2008 年,全球首次使用“封堵器”治疗主动脉夹层远端破口,代替原先采用的腔内联合开放手术的杂交方法,达到了完全微创的效果,成果发表于“国际腔内血管外科学会”官方杂志 Journal of Endovascular Therapy。

 

2009 年,全球首次系统论述 “ Stanford B 型主动脉夹层腔内修复术后并发逆行性 A 型夹层”,论著在国际顶尖杂志 Circulation 发表(美国心脏协会官方杂志,长期以来在全球心血管病学、血液病学以及外周血管病学杂志中均排名第一,IF14.595),是我国血管外科界在 Circulation 上首次发表的由国内学者独立完成的临床研究类论著,获得杂志审稿专家的高度评价,称之为“对胸主动脉腔内治疗一种重要并发症的及时报道”,对于提高全球学术界对其的认识,指导临床工作具有积极意义。

 

2010 年,全球首次提出(经查新) “支架源性破口”的新概念,论著被 Journal of Vascular Surgery 录用(美国血管外科学会官方杂志,全球血管外科领域排名第一,IF 3.77)。作为通讯或者第一作者发表论文百余篇,其中 SCI 收录 23 篇,单篇 IF 最高14.595。主编专著 2 篇,主译 1 篇。

 

作为第一完成人获得华夏医学科技一等奖、上海医学科技一等奖、中华医学科技二等奖、国家教育部高校科技进步二等奖、上海市科技进步二等奖,上海市卫生系统第五届银蛇奖和上海市临床医疗成果奖等嘉奖。带领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血管外科团队,作为唯一欧洲以外的血管外科中心,受邀参加了欧洲大规模多中心临床研究。

 

作为负责人承担国家 863 课题 1 项,国家自然基金课题 2 项,卫生部临床重点课题 2 项,教育部博士点课题 1 项,以及其它各级课题。先后获得上海市卫生系统百人跨世纪学科带头人培养计划,上海市人才发展基金,上海市优秀学科带头人计划等人才培养基金。2011 年获上海市领军人才。获得国家授权专利 3 项。2012 年评为卫生部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

网友评论

匿名用户 发表于 2016-06-12 14:41
道出了我们的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