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面对面

符伟国教授谈血管外科:医疗领域冉冉升起的新星
下一篇
发布时间:2016-06-07 2280 27
摘要

作为外科学的一个分支学科,中国的血管外科从成立至今已经走过了三十个年头,经历了从无到有、由弱至强的过程。

 

特别是从上世纪 90 年代起,随着高科技时代的到来,各种应用于血管外科检查和治疗的先进设备纷纷被引进中国,尤其是微创的血管腔内技术给血管外科的发展带来了革命性契机,血管外科步入了飞速发展时代,现在已经成为医疗领域冉冉升起的新星。

 

如今,随着人们饮食结构以及生活习惯的改变,心血管疾病及肿瘤的发生率逐渐上升,并超过感染性疾病,成为了现代社会影响人类健康的主要疾病。

 

最初诞生的心血管治疗学科是以药物治疗为主要手段的心血管病学。在对这类疾病的进一步认识后,伴随着外科技术的发展,医学界慢慢形成了现代血管外科学。

 

作为外科学的一个分支学科,中国的血管外科从成立至今已经走过了三十个年头,经历了从无到有、由弱至强的过程。

 

特别是从上世纪 90 年代起,随着高科技时代的到来,各种应用于血管外科检查和治疗的先进设备纷纷被引进中国,尤其是微创的血管腔内技术给血管外科的发展带来了革命性契机,血管外科步入了飞速发展时代,现在已经成为医疗领域冉冉升起的新星。

 

目前,血管外科已经逐步成为心血管疾病治疗中的主力军。血管吻合技术于 1912 年获得了诺贝尔奖,经过半个世纪的发展,已成为外科手术中的一项常规技术。

 

与此同时,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组建了国内最早的血管外科疾病治疗团队。随后的 10 年~20 年是全球血管外科开放手术技术发展壮大的时期。同时,血管腔内技术也悄然兴起。

 

从颈动脉狭窄所致的脑梗死的预防,到下肢缺血的改善,再到致命性主动脉瘤的治疗,血管腔内微创技术已经涉猎血管外科领域的各种疾病。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顺应时代需要,成立了独立的血管外科专科,并在 1997 年~1998 年在国内率先开始了主动脉疾病的腔内治疗。

 

临床上,除了颅内及心脏血管(冠状动脉)疾病以及需要体外循环机支持的手术以外,全身任何部位的血管问题,都属于血管外科医生的诊疗范围。

 

这些疾病包括: 动脉瘤样病变,主要包括主动脉瘤和主动脉夹层;动脉狭窄病变,包括外周动脉硬化引起的颈动脉病变、下肢缺血、内脏缺血等;静脉疾病,包括下肢静脉曲张及静脉血栓。

 

虽然被称为“血管外科” ,但 80% 就诊于血管外科门诊的患者并不需要手术治疗,而是接受药物治疗和严密的随访就可以治愈疾病。血管外科医生能够为他们提供最为全面的血管保护和治疗措施。

 

首先,血管检查结果可以为医生提供客观的诊断参考,血管外科医生需要具备判读血管检查结果的能力。这些检查本身是无创或微创检查,包括彩色超声多普勒、物理性动静脉评估(节段性测压或容积测定)、CT 或 MRI 血管显像技术等。它们要么对患者身体并不造成任何创伤,要么创伤非常微弱。

 

其次,血管外科医生要和内科医生协作。在患者的病情到达需要手术处理的程度之前,与内科医生合作协调患者的血管初级保护措施是血管外科医生的首要任务。

 

再次,血管外科医生可以为病情达到一定程度的患者选择一系列治疗手段,并制定全面的诊疗方案。

 

这些方案包括:针对动静脉及淋巴系统的药物治疗,采用经典的开放手术技术进行的动静脉重建手术;运用球囊扩张或血管支架植入术,对阻塞的动静脉进行微创的血管腔内介入治疗;使用腔内支架型人工血管进行胸或腹部的主动脉疾病的修复;使用支架或开放手术来治疗颈动脉疾病。

 

值得一提的是,近期社会上出现了一些对血管腔内微创手术的不太全面的理解,或是过多的强调这一技术的“微创”优势,或是对这一技术的局限性的过分担忧。

 

而事实上,血管腔内微创技术发展至今已经为患者带来了极大的获益,并已然成为未来的发展方向;但必须承认这一技术尚没有成熟到可以完全取代传统外科手术的地步。

 

传统血管外科手术和微创血管腔内治疗,是血管外科医生的“左右手”,并没有绝对的优劣,必须根据患者的自身情况、疾病的条件以及医生的经验,来综合选择治疗方案。

 

从传统意义上讲,药物治疗是心血管内科医生的专长,血管腔内技术是介入科医生的发明,外科手术刀是外科医生的专长。

 

然而如今,血管外科医生是唯一同时掌握上述所有治疗方法的专业医生群体。其优势就在于可以根据病人的个体情况以及病变的程度合理地选择不同的治疗方案,可将传统开放手术和微创腔内手术同时运用,在疗效和创伤之间的寻找最佳的平衡点。

 

 

此外,与一些外科手术不同,血管手术虽具有其必要性,但必须承认其疗效也具有一定的“时效性”。

 

如同人类尚未攻克肿瘤一样,医学发展到现在,仍然无法从根本上治愈动脉粥样硬化、高血压、糖尿病等心血管疾病的基础病理现象。

 

心血管疾病的治疗目前仍以改善患者生活治疗、预防恶性心血管事件为主要目的。也就是说,极少数的心血管疾病可以通过现代医学完全治愈。

 

无论是药物治疗、血管腔内微创治疗,还是传统血管外科手术,这类治疗手段均有一定的“有效期”。很大一部分患者,在接受治疗和手术并且症状缓解后的几年,会再次“复发”,这就是现代医学无法克服的瓶颈。

 

在这方面,血管外科医生需了解血管疾病的自然病程和手术转归,有能力向血管病患者提供长期的随访工作,并在必要时向患者提供再次或多次手术的方案。

 

事实上,血管外科医生在向患者提供第一次手术之前,就会对长期疗效进行预判,并将其作为患者当次治疗方案选择以及日后终生诊疗计划的重要参考。

 

目前,全球的血管外科医生都在设法寻找能够为患者提供更长疗效的手术方法,甚至期望找到所谓“一劳永逸”的方法。

 

但是,后者目前还是做不到的,而前者还是在逐步实现的过程中。

 

以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血管外科诊治最多的三种疾病(主动脉瘤及夹层、颈动脉疾病及下肢动脉闭塞性疾病)为例,医生们深感每一年技术都在提高,理念都在变更。

 

医生最终的目的都是与患者一道,使用最可靠和最先进的技术来对抗血管病,争取现代医学力所能及的“最佳”疗效。这就是为什么所有血管疾病患者应该与他的血管外科医生保持密切联系的原因。

 

任何外科医生评判一个患者是否需要接收手术,其实是比较手术本身所带给患者(并发症)的风险与非手术治疗下疾病(发展)所带来的风险。

 

以腹主动脉瘤和主动脉夹层为例,很多患者接受手术的目的是预防动脉瘤或动脉夹层的破裂大出血死亡。包括颈动脉狭窄的手术,都是为了“预防可能发生或再次发生的脑梗”,而不是治疗“已经发生的脑梗”。

 

所以往往血管外科手术是一个“预防性”手术,正因为“预防性”,血管外科手术的指证就有其“相对性”。比如,一个直径为3厘米的腹主动脉瘤,多数情况在积极的药物治疗下动脉瘤自发破裂的风险小于手术发生并发症的风险,那么医生可能不建议患者手术。

 

但当这个动脉瘤发展到5厘米时,对于一般的患者,动脉瘤破裂的风险就超过了手术并发症的风险,医生往往会建议手术。

 

但是如果一名90岁的合并心脑血管病变的患者,发现一个直径为5厘米的腹主动脉瘤,权衡手术利弊和患者预期寿命,可能其手术的风险又再次超过动脉瘤破裂的风险。

 

同时,血管外科的手术很多都是以改善生活质量为主要目的,这就更要求对手术风险的充分评估,甚至应该考虑患者的经济状况。

 

所以,任何一个血管外科手术的“必要性”应该由血管外科医生结合患者的全身情况、自然病程、社会经济状态来综合判断。

 

那种使用“百度医生”或“我的邻居就是这个病做了手术”的自我诊断和盲从都是非常不可取的做法。

 

静脉曲张与脉管源性的下肢肿胀,血管外科极具治疗经验;挽救患者生命的血液透析治疗,血管外科为患者提供透析通路;动脉粥样硬化所致的肢体缺血,血管外科是唯一提供所有现代医学诊疗措施的专业;侵犯血管的创伤和肿瘤,其他外科专业需要血管外科医生的帮助;被称为“人体定时炸弹”的主动脉瘤和主动脉夹层,血管外科医生是治疗这类疾病的首选医生。

 

作者: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血管外科 符伟国 岳嘉宁
来源:健康报 2016 年 4 月 14 日 星期四

 

本网站所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0571-28101408,工作日 09:00-18:00),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符伟国 教授

1991 年在上海医科大学获医学博士学位。现任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血管外科主任,复旦大学血管外科研究所所长。中华医学会外科学分会血管外科学组副组长、中国医师协会外科医师分会血管外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医师协会腔内血管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医师协会老年学分会血管外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医师协会介入医师分会大血管介入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海峡两岸医药卫生交流协会血管外科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兼理事、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血管外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亚洲血管学会会员、国际腔内血管外科学会会员。 中华医学杂志英文版、中华外科杂志、中国实用外科杂志、外科理论与实践、内镜杂志、中国放射学杂志、中国外科基础与临床杂志等编委。

 

针对中国人“主动脉夹层”发病率高于西方,病情凶险,传统手术治疗创伤大,死亡率、并发症率高的特点,1998 年开始,在全国率先开展“腔内微创治疗”,将手术死亡率从 15-45% 降至 1.3%,截瘫率由 25% 降至 0.8%,显著提高了治疗的安全性与有效性。

 

创建了国内腔内血管外科中心,将该项新技术推广至全国 37 座城市的 81 所三级甲等医院,积极推动了主动脉腔内治疗技术在国内的普及和发展。完成全球最大样本( 2751 例)主动脉夹层腔内修复,全国最大样本腹主动脉瘤腔内修复( 1746 例)。在腔内微创取得创新性成果:2008 年,全球首次使用“封堵器”治疗主动脉夹层远端破口,代替原先采用的腔内联合开放手术的杂交方法,达到了完全微创的效果,成果发表于“国际腔内血管外科学会”官方杂志 Journal of Endovascular Therapy。

 

2009 年,全球首次系统论述 “ Stanford B 型主动脉夹层腔内修复术后并发逆行性 A 型夹层”,论著在国际顶尖杂志 Circulation 发表(美国心脏协会官方杂志,长期以来在全球心血管病学、血液病学以及外周血管病学杂志中均排名第一,IF14.595),是我国血管外科界在 Circulation 上首次发表的由国内学者独立完成的临床研究类论著,获得杂志审稿专家的高度评价,称之为“对胸主动脉腔内治疗一种重要并发症的及时报道”,对于提高全球学术界对其的认识,指导临床工作具有积极意义。

 

2010 年,全球首次提出(经查新) “支架源性破口”的新概念,论著被 Journal of Vascular Surgery 录用(美国血管外科学会官方杂志,全球血管外科领域排名第一,IF 3.77)。作为通讯或者第一作者发表论文百余篇,其中 SCI 收录 23 篇,单篇 IF 最高14.595。主编专著 2 篇,主译 1 篇。

 

作为第一完成人获得华夏医学科技一等奖、上海医学科技一等奖、中华医学科技二等奖、国家教育部高校科技进步二等奖、上海市科技进步二等奖,上海市卫生系统第五届银蛇奖和上海市临床医疗成果奖等嘉奖。带领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血管外科团队,作为唯一欧洲以外的血管外科中心,受邀参加了欧洲大规模多中心临床研究。

 

作为负责人承担国家 863 课题 1 项,国家自然基金课题 2 项,卫生部临床重点课题 2 项,教育部博士点课题 1 项,以及其它各级课题。先后获得上海市卫生系统百人跨世纪学科带头人培养计划,上海市人才发展基金,上海市优秀学科带头人计划等人才培养基金。2011 年获上海市领军人才。获得国家授权专利 3 项。2012 年评为卫生部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

网友评论

匿名用户 发表于 2018-04-09 00:02
最关键的是死人不能战斗,以二十万拼四十万,而且还是久战的疲惫之军,不用想程月也能猜出战局的结果,现在程月有些后悔分兵了,如果自己的六十万大军没有分流该多好啊,至少还有一拼之力。 澳门威尼斯人娱乐城开户 http://www.wwwwvns686com.top/
匿名用户 发表于 2016-12-06 19:27
仁心仁术的好医生
匿名用户 发表于 2016-07-27 11:13
业界大牛!
ddxxyyss 发表于 2016-06-08 11:52
欢迎符伟国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