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资讯

前列腺活检术围手术期抗菌药物预防应用现状的调查

来源:中国男科学杂志 2013年第27卷第8期

作者:乔庐东 张明明 陈 山
 

国内前列腺癌发病率逐年升高,前列腺穿刺病理检查是诊断前列腺癌金标准,而超声引导下经直肠前列腺活检术(Transrectal Prostatic Biopsy,TPB)是常用的方法之一。该操作最主要的并发症为感染性并发症,发生率为13%~20%,少数患者会发生严重的尿脓毒血症危及生命。预防性抗菌药物的应用对于减少TPB后感染性并发症有着重要的作用,但目前国内的医疗中心对于该操作预防用药的选择、给药途径和预防用药的疗程都没有一致的意见。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泌尿外科乔庐东等人自2011年7月至9月,采用问卷调查方式对国内13个城市的34家教学医院进行调查分析。

方法 
自2011年7月至9月,采用问卷调查方式对国内13个城市的34家教学医院进行调查,调查内容包括TPB围手术期是否应用抗菌药物、抗菌药物的种类、给药途径以及疗程。

结果 
20家医院(58.8%)选择氟喹诺酮类药物作为预防用药,包括环丙沙星、左氧氟沙星、依诺沙星和莫西沙星;13家医院(38.2%)选择β内酰胺酶类抗菌药物,包括青霉素类(哌拉西林-舒巴坦、磺苄西林钠),二代头孢菌素(头孢唑啉、头孢呋辛、头孢呋肟),三代头孢菌素(头孢哌酮-舒巴坦、头孢曲松),1家(2.9%)医院应用大环内酯类(阿奇霉素),有2家(5.9%)医院同时加用抗厌氧菌药物(灭滴灵,奥硝唑)。给药途径方面有58.8%(20/34)的医院选择单纯静脉用药,有20.6%(7/34)的医院选择先静脉后口服的序贯疗法,20.6%(7/34)的医院选择单纯口服给药。用药时间:有5.9%(2/34)选择穿刺前3~5d开始用药,20.6%(7/34)选择穿刺前2d开始用药,38.2%(13/34)选择穿刺前1d开始用药,35.3%(12/34)选择穿刺当日开始用药。穿刺后第2天停药者占5.9%(2/34),穿刺后第3天停药者占29.4%(10/34),穿刺后第4天停药者占55.9%(19/34),穿刺后第4天以上停药者占8.8%(3/34)。有2家(5.9%)医院总预防用药时间长达10d。

讨论
TPB的感染性并发症包括无症状菌尿、症状性尿路感染、菌血症和发热。虽然预防性抗菌药物并不能降低TPB术后患者菌血症的发生率,但预防性抗菌药物的应用对于降低TPB术后感染性并发症的作用已
经得到明确证实。本研究中所有的医院在实施TPB时均应用抗菌药物预防感染性并发症的发生。

TPB后最常引起感染的细菌为大肠埃希菌、肠道内细菌、变形杆菌以及克雷白杆菌。本调查显示,目前国内大多数医院选择氟喹诺酮类药物作为预防用药。氟喹诺酮类抗菌药物抗菌谱广,而且氟喹诺酮类在肾脏组织中的浓度为血清中的2~10倍,在前列腺组织中的浓度为血清中的0.9~2.3倍,氟喹诺酮类药物的药理学特性决定了它适合于作为TPB术前的预防用药。

口服给药具有使用方便以及最佳的经济效益比优势,尤其对于氟喹诺酮类药物而言,研究显示静脉应用左氧氟沙星后药物浓度可以在1h内在前列腺组织中达到峰值,而口服左氧氟沙星后30~60min也可以在前列腺组织中达到相近的药物浓度。口服给药代替静脉给药是整体趋势。氟喹诺酮类药物属于浓度依赖型抗菌药物,所以要保证穿刺时血药浓度应在峰值范围才能达到最佳的预防效果。根据在泌尿系统中达峰时间的特征,大部分研究中口服单剂量氟喹诺酮类抗菌药物选择在穿刺前1~6h内服用。对于穿刺后多长时间停药问题,目前文献对比1~3d疗程与超过3d疗程的抗菌药物应用对感染的预防作用没有区别,所以整体趋势是1~3d的短疗程取代超过3d的疗程。

综述所述,调查发现目前国内超声引导下TPB围手术期抗菌药物应用状况混乱,迫切需要大型多中心研究以规范TPB手术期抗菌药物的应用,同时作者提出了一些合理用药的规范。

点击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