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前沿速递

【2017ADA】儿童或青少年糖尿病如何治?一起看看糖尿病实践的未来

会议快讯:目前针对儿童或青少年糖尿病的治疗一直是国际研究的热点。2017 年 6 月 10 日,第 77 届 ADA 年会期间,来自美国的 Carla J. Greenbaum 教授和 Philip S. Zeitler 教授分别就儿童或青少年 1 型糖尿病疾病修饰治疗以及 2 型糖尿病除二甲双胍外的药物治疗进行了精彩的阐述。

第 77 届 ADA 年会专题

New Therapies for Diabetes in Youth—What the Future May Bring1:

Disease-Modifying Therapies in Type 1 Diabetes

Carla J. Greenbaum, MD

Beyond Metformin in Type 2 Diabetes

Philip S. Zitler, MD, PhD

1 型糖尿病疾病修饰治疗

 

l  目前青少年 1 型糖尿病治疗存在负担

全球 1 型糖尿病的发生率正在逐渐上升,美国青少年糖尿病研究(SEARCH)指出,每 100,000 名儿童/青少年(<20 岁)中,每年约有 22 例发展为 1 型糖尿病。另外,对各年龄段 1 型糖尿病患者的调查显示,青少年 1 型糖尿病患者血糖控制达标情况最不理想。

不同年龄段 1 型糖尿病患者血糖控制情况

尽管 1 型糖尿病的治疗已经有了较大进展,但对于个体治疗,特别是对患儿以及其亲属来说仍然是巨大的负担。在控制高血糖症状的基础上,通过疾病修饰治疗,来预防或阻止β细胞损伤,可能帮助减轻这一负担 2

l  胰岛自身免疫可进展为β细胞功能损伤,导致 1 型糖尿病发生

1 型糖尿病是一种慢性自身免疫性疾病,同时受到遗传和环境影响而最终导致免疫介导的功能性的β细胞丧失。在发生胰岛自身免疫后,疾病由症状前阶段的自身免疫标志物出现和糖耐量受损,进展为β细胞功能损伤,最终出现糖尿病临床症状及信号 3

1 型糖尿病的发展阶段

l  疾病修饰治疗的时机——越早越好

TrialNet 研究发现,年龄是影响糖尿病进展速度最重要的因素。与成人相比,存在多种抗体的儿童会更快地进展为糖尿病(P<0.0001)2

不同年龄段 2 种抗体阳性人群的糖尿病发生风险

另一项研究发现,存在多种胰岛自身抗体的婴幼儿,在血清转换 5 年后,糖尿病发生率为 43.5%,10 年后发生率为 69.7%,15 年后发生率为 84.2%4

存在多种抗体的婴幼儿随访期间糖尿病发生率

因此,当儿童或青少年出现 2 种及以上抗体时,1 型糖尿病已经发生,并且随着年龄增加进展为临床显性疾病。因此,Greenbaum 教授指出,在 1 型糖尿病的阶段 1 或阶段 2 就应接受治疗,越早越好。

1 型糖尿病疾病修饰疗法

l  年龄会影响免疫疗法的治疗反应

在疾病修饰疗法中,可使用免疫疗法治疗 1 型糖尿病阶段 1 患者,已有三种治疗途径被证实可以显著延缓 C 肽水平的衰减,这三种治疗分别为抗 CD20 单克隆抗体、CTLA4-Ig 和抗 CD3 单克隆抗体治疗。有研究发现,免疫疗法的疗效很大程度上依赖青少年对其的治疗反应 2

不同年龄患者的治疗反应

Greenbaum 指出,1 型糖尿病在人体出现 2 种或更多抗体时就已经发生,因此疾病修饰疗法是针对疾病的治疗方式,而不是预防措施,这将会是未来糖尿病管理的一部分。

儿童/青少年 2 型糖尿病二甲双胍之后的药物治疗

 

儿童或青少年发生 2 型糖尿病较为少见,但其疾病发展迅速,目前尚无有效的筛查,且疾病面临多种社会经济学挑战,如贫困、教育程度低、家庭疾病负担高等。同时,目前几乎没有研究中心针对青少年 2 型糖尿病患者进行研究。因此,目前几乎没有明确的可批准用于这类患者的药物。针对这一现象,Zeitler 教授提出了青少年 2 型糖尿病药物治疗的原则,当二甲双胍单药治疗后,患者 HbA1c 水平>6.3% 时,可以预测单药失效,需要选择联合治疗方案,使患者血糖控制达标并维持在目标值。

国际儿童与青少年糖尿病学会(ISPAD)推荐的青少年 2 型糖尿病治疗原则

【参考文献】

1. 2017 ADA: 3-CT-MS03 - Disease-Modifying Therapies in Type 1 Diabetes, Carla J. Greenbaum; 3-CT-MS03 - Beyond Metformin in Type 2 Diabetes, Philip S. Zitler.

2. Wherrett DK, Chiang JL, Delamater AM, et al. Diabetes Care 2015,38(10):1975-1985.

3. Insel RA, Dunne JL, Atkinson MA, et al. Diabetes Care 2015,38(10):1964-1974.

4. AG, Rewers M, Simell O, et al. JAMA 2013,309(23):2473-2479.

79
您可以对本篇文章进行评级
专业性
实用性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