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前沿速递

【柳叶刀】警惕!糖尿病已成为全球健康与经济杀手

编者按:糖尿病是全球最主要的慢性非传染性疾病之一,随着患病率的上升,糖尿病带来的疾病负担越来越重。2017 年 4 月,Lancet Diabetes & Endocrinology 杂志在线发表了一项疾病费用研究,评估了 2015 年 20-79 岁糖尿病患者造成的全球经济负担。并同时发表了一篇针对该研究的随刊评论,旨在为全球糖尿病的防治敲响警钟。

此前已经有大量文献从国家层面量化了糖尿病带来的经济负担,包括直接费用(用于治疗糖尿病的所有支出,包括药物、住院和并发症的治疗)与间接费用(与发病和过早死亡相关的生产力或生产损失)。但这些研究的方法与数据存在差异,限制了不同国家之间糖尿病疾病费用的对比。

本研究涵盖了 184 个国家的流行病学和经济学数据,用于估算糖尿病的全球经济负担。直接费用是基于 WHO 卫生总支出数据和 2015 年国际糖尿病联盟(IDF)糖尿病地图中的患病率数据,采用自上而下估算法得出。间接费用通过人力资本法评估,包括糖尿病相关死亡率和过早死亡率。

l  直接费用约占糖尿病总费用的 2/3

研究依据 IDF 的糖尿病患病率和死亡率数据,估算 2015 年全球糖尿病费用为 13,100 亿美元(95%CI 1.28-1.36),换言之,仅 2015 年一年,糖尿病花费就占全球 GDP 的 1.8%(95%CI 1.8-1.9),其中,直接费用约占三分之二(达 8,570 亿美元)。

数据显示,过去 10 年里,全球糖尿病的直接费用从 2007 年的 2,460 亿美元增加到 2015 年的 6,730 亿美元,这是糖尿病患者数以及人均直接医疗支出增加的结果,并且随着糖尿病患者数的增加仍会迅猛增长。

l  间接费用占糖尿病总费用的 1/3

值得注意的是,间接费用占全球糖尿病总费用的 34.7%(95%CI 34.7-35.0),高收入国家(HICs)这一占比平均为 40.0%,低-中收入国家(LMICs)为 33.5%。

总体来说,辞职和死亡是间接费用的主要组成部分,分别占 48.5% 和 45.5%,其次是旷工(3.9%)和假性出勤(2.1%)。收入水平不同的国家和地区,间接费用的构成与比重存在很大差异,糖尿病发病相关因素在 HICs 的间接费用中占主导地位,而中等收入国家,特别是低收入国家,间接费用主要是由于过早死亡。

全球间接糖尿病相关费用的组成

l  不同的经济发展与收入水平,糖尿病费用及组成有所差异

在全球范围内,各国糖尿病经济负担的大小也存在显著差异。北美地区糖尿病费用占 GDP 的比重最大(2.6%),其绝对费用也最高(4,994 亿美元)。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绝对费用最低(194.5 亿美元)。此外,糖尿病总费用的组成也存在区域差异,例如,南亚的间接费用占总费用的比重最大(57.4%),而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间接费用仅为总费用的 21.9%。

2015 年世界银行地区的糖尿病费用

以不同收入水平将各国分层调查显示,HICs 的糖尿病绝对费用占全球糖尿病绝对费用比值最大;但就各国糖尿病费用占其 GDP 而言,中等收入国家糖尿病费用所占 GDP 的比重高于 HICs。

世界银行地区不同收入群体的糖尿病绝对与相对费用

由此可知,糖尿病给全球带来严重的经济负担,尽管直接费用是糖尿病总费用的主要推动因素,但是间接费用的重要性也不容小觑。不同国家和地区的间接费用不尽相同,这不仅反映了不同的疾病流行模式,也映射了各国卫生系统在直接费用和间接费用投入上的权衡。增加糖尿病预防和治疗(即直接费用)可能帮助降低间接费用,从而降低总费用,但这需要进一步研究来确认。

【作者见解】

在可预见的未来,由于 LMICs 收入水平、生活水平及城镇化进程不断提高,全球糖尿病患者的绝对数量继续增加,全球糖尿病的经济费用仍会大幅度增加。防患于未然,采取有效措施,如降低健康食品成本、加强体力活动,提高糖尿病防治水平,对于遏制糖尿病费用的增加具有重大的战略意义。

 

参考文献

1. Bommer C, Heesemann E, Sagalova V. Lancet Diabetes Endocrinol. 2017 Apr 26

2. Zhang P, Gregg E. Lancet Diabetes Endocrinol. 2017 Apr 26

34
您可以对本篇文章进行评级
专业性
实用性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