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格列汀热点资讯

阿格列汀之你不知道的事——增加内皮祖细胞与 SDF-1α水 平

编者按

内皮祖细胞(EPCs)是来自骨髓的不同成熟状态的异质细胞群,可帮助内皮修复和血管新生来提供血管保护作用。EPCs水平升高与心血管风险降低有关。基质细胞衍生因子1α(SDF-1α)作为祖细胞动力学的主要调节因子,既是DPP-4的天然底物,也是刺激骨髓动员EPCs的趋化因子,可促进EPCs水平增加1-2。先前已有研究显示DPP-4抑制剂可增加EPCs及SDF-1α水平,然而DPP-4抑制剂阿格列汀是否可增加EPCs及SDF-1α水平尚不清楚。2017年11月,Clinical Medicine Insights Endocrinology and Diabetes杂志发表了一项干预性研究,表明无论糖尿病患者的血糖控制好坏,阿格列汀均可增加EPCs和SDF-1α水平1

本研究于2013年1月至2014年12月期间纳入59例仅使用二甲双胍单药治疗的2型糖尿病患者,根据HbA1c水平分为两组:A组(血糖控制良好[HbA1c<6.5%])、B组(血糖控制不佳[HbA1c 7.5%〜8.5%]),其中A组平均年龄65 ± 10岁,糖尿病病程8.1 ± 2.5年;B组平均年龄64 ± 9岁,糖尿病病程7.8 ± 2.3年。两组均使用阿格列汀25 mg/天治疗4个月。在基线和治疗4个月后,收集患者临床参数、血糖(空腹血糖、HbA1c)、血脂、EPC计数和SDF-1α等数据,以评估阿格列汀是否可增加EPCs和SDF-1α水平,并通过比较A、B两组结果来探讨阿格列汀对EPCs和 SDF-1α水平的影响是否与HbA1c水平相关。

 

两组患者的HbA1c水平均显著改善

无论糖尿病患者的血糖控制好坏,阿格列汀治疗后HbA1c水平均显著改善。

阿格列汀治疗前后HbA1c变化

 

两组患者的EPCs和SDF-1α水平均显著增加

两组患者的EPCs和SDF-1α水平均显著增加,且两组增加程度无显著差异;由此可知,阿格列汀治疗对EPCs和SDF-1α的影响与HbA1c无关。

两组患者阿格列汀治疗前后的SDF-1α变化

两组患者阿格列汀治疗前后的EPCs变化

 

注:至少一个干细胞/未成熟细胞标志物(CD34和/或CD133)加上至少一个内皮细胞分子标志物(KDR)的最小抗原谱来鉴定人循环中的EPCs;流式细胞术检测CD45-CD34+KDR+/CD45-CD133+KDR+占白细胞的比例来定量检测EPC数量。

总之,阿格列汀治疗4个月后,基线HbA1c控制良好或不佳的患者均观察到HbA1c的进一步降低并伴有相似程度的EPCs和活性SDF-1α水平增加。而且EPCs增加是独立于基线血糖控制水平的,这一结果与之前研究发现一致,证实阿格列汀治疗后EPCs水平增加可能也是由SDF-1α介导的。因所有DPP-4抑制剂均观察到可增加EPCs和活性SDF-1α水平,故认为此效应可能为DPP-4抑制剂这类药物共同的一种降糖外作用。

 

作者见解

 

本研究表明DPP-4抑制剂阿格列汀治疗4个月后患者的EPCs与SDF-1α水平显著增加,与先前其他DPP-4抑制剂研究结果一致。目前已证实,在缺血条件下,SDF-1α上调,并与CXCR4受体结合后,可刺激骨髓释放EPC,从而促进EPC增加,帮助内皮修复和血管新生。鉴于SDF-1α是一种DPP-4底物,DPP-4抑制剂或可通过增加循环SDF-1α水平,进而影响EPC介导的心血管修复。

为进一步表明DPP-4抑制剂治疗导致的EPCs增加究竟是由于血糖改善还是SDF-1α水平上调,先前有研究采用DPP-4抑制剂与磺脲类药物进行对照治疗,结果发现,两种药物的HbA1c改善相似,但仅DPP-4抑制剂组观察到EPCs显著增加。这一发现表明SDF-1α作为祖细胞动力学的主要调节因子,与血糖改善相比,对循环EPCs水平增加起更关键的作用1-2

 

1.Negro R, Greco EL, Greco G. Clin Med Insights Endocrinol Diabetes 2017,10:1179551417743980

2.Fadini GP, Boscaro E, Albiero M, et al. Diabetes Care 2010,33(7):1607-1609

 

4M编码:SACN.DPP.18.01.0286 有效期至2020年1月 该信息仅作医学和科研参考,赛诺菲不建议以任何与所批准的处方信息不符的方式使用本品。本材料仅供医疗卫生专业人士使用

123
您可以对本篇文章进行评级
专业性
实用性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