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如说
  • 甲如说——甲状腺领域的「锵锵三人行」。针对甲状腺领域某一争议性话题,邀请 2~3 位领域大咖面对面交流,敬请期待!

    1381 7
月旦评
  • 王卓颖 教授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

    经统计,1 月共发表甲状腺相关文章 356 篇(英文 251 篇,中文 105 篇),其中甲状腺肿瘤和甲状腺结节的文章占据半壁江山。本期,我们遴选了 1 月发表的甲状腺相关文章 11 篇(按影响因子由高到低进行排序),邀请到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王卓颖教授和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王曙教授为我们共同进行点评。

  • 王曙 教授
    上海瑞金医院

    经统计,1 月共发表甲状腺相关文章 356 篇(英文 251 篇,中文 105 篇),其中甲状腺肿瘤和甲状腺结节的文章占据半壁江山。本期,我们遴选了 1 月发表的甲状腺相关文章 11 篇(按影响因子由高到低进行排序),邀请到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王卓颖教授和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王曙教授为我们共同进行点评。

甲超有约
  • 在 MDT 盛行的今天,不学一两门「跨界秘技」何以立足?为了帮助大家成长为最懂超声的甲状腺大夫,我们隆重推出「甲超有约」栏目,邀请协和超声团队,由浅入深地帮助大家系统学习甲状腺超声知识。

    745 8
专家公开课
专家公开课

黄韬 教授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

主任医师,博士及硕士研究生导师,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乳腺、甲状腺外科中心主任。

高再荣教授

武汉协和医院

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医学博士。现任核医学科副主任,湖北省医学会核医学分会主任委员。

朱精强教授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甲状腺乳腺外科主任,教授,硕士生导师。对甲状腺及乳腺疾病的诊治具有丰富经验。

朱精强教授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甲状腺乳腺外科主任,教授,硕士生导师。对甲状腺及乳腺疾病的诊治具有丰富经验。

朱精强教授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甲状腺乳腺外科主任,教授,硕士生导师。对甲状腺及乳腺疾病的诊治具有丰富经验。

朱精强教授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甲状腺乳腺外科主任,教授,硕士生导师。对甲状腺及乳腺疾病的诊治具有丰富经验。
微信拾萃
微信拾萃
指南与共识
指南与共识
会议动态
会议动态
2018-05-18 孙殿军教授:走区域特色 讲科学补碘
孙殿军教授:走区域特色 讲科学补碘
碘是人体必需的微量元素,是合成甲状腺激素必不可少的重要原料,且在维持机体健康的过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碘缺乏或过量均可危害人体健康。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地方病控制中心主任孙殿军教授在第十一届默克中国论坛上,给我们带来了以《中国高碘危害及其应对策略》为主题的精彩报告。
2018-05-18 七问七答:孙宁玲教授解读交感神经激活与代谢的渊源
七问七答:孙宁玲教授解读交感神经激活与代谢的渊源

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甲亢都是常说常新的疾病,因患病率高、难控制、易复发而备受关注。表面上看它们也许毫无关系,但其实它们均与交感神经系统激活有关。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的孙宁玲教授从交感神经活性出发,围绕肥胖、甲亢等代谢性疾病对心脑血管疾病的影响以及治疗策略,分享了题为《交感神经活性在内分泌代谢疾病的作用与干预策略》的报告,全面解答了关于交感神经激活与代谢的七大问题。

2018-05-18 超声在甲状腺癌监测中的应用
超声在甲状腺癌监测中的应用

近年来,随着检测工具灵敏度的增加,超声已成为国内外甲状腺癌检查和术后监测的重要方法,来自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的 Susan Mandel 教授分享了超声在甲状腺癌监测中的应用。

2018-05-18 甲癌放疗少一「碘」 并发症少一点
甲癌放疗少一「碘」 并发症少一点

目前除外科手术外,甲状腺癌(包括手术后残存病灶或转移灶)最有效、最可靠的治疗方法是 131I 治疗。来自波士顿医疗中心甲状腺健康中心主任 Stephanie Lee 教授进行了题为《甲状腺癌放射性碘治疗的并发症》的报告,阐述了 131I 治疗后可能出现的短期和长期并发症,并建议尽可能地限制 131I 暴露剂量。

2018-05-18 六问六答:美国甲状腺癌诊治现状
六问六答:美国甲状腺癌诊治现状

甲状腺癌是内分泌系统常见的恶性肿瘤,近 10 年来发病率呈迅速上升趋势。来自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头颈内分泌外科的 Ralph Tufano 教授对甲状腺癌诊治的相关问题进行了解答,内容涵盖了卫生经济学、活检时机、低风险监测、切除范围、术式及淋巴结清扫等,可谓精彩纷呈。

2018-05-02 POSTAL 研究:为自身免疫甲状腺病准妈妈邮递「安心卡」
POSTAL 研究:为自身免疫甲状腺病准妈妈邮递「安心卡」

左旋甲状腺素(LT4)干预困境:当缺乏有效临床研究证据时应如何平衡 LT4 干预产生的临床获益和干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