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专访

VALUE 主要研究者 Julius 教授对话中国专家:高血压患者的心率管理应引起重视

2017 年 3 月 4 日,第七届中国 β 受体阻滞剂高峰论坛在沈阳隆重召开。会后,大会主席、北京高血压联盟研究所所长刘力生教授、美国密歇根大学医学生理学荣誉教授 Stevo Julius 教授以及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心脏中心孙宁玲教授共同就中美高血压疾病现状与疾病管理等问题接受了丁香园的访问。


图为刘力生教授(右一)、Stevo Julius 教授(中)和孙宁玲教授(左一)合影

 

中美高血压疾病现状:治疗与控制仍有不足

 

随着中国人口老龄化及生活方式的改变,高血压患病人群也在日趋增加,而高血压患者中伴交感神经过度激活的人群占了相当大的比例。刘力生教授提到,根据 2012 年我国卫计委发布的数据,目前高血压患病率约为 25.2%,相应地,全国范围内高血压患者约达 2.7 个亿。但是,目前患病率的增加应归结于两方面因素:一方面是高血压的发生率可能较高;另一方面,也说明我们的治疗方案有效,导致带病生存的人数增多,所以整体上应该数据看作是是疾病的现患率,与发病率是两码事。

 

其实,各国高血压的患病率,现均有不同程度的增加。目前我国高血压的知晓率为 46%,治疗率为 41%。其中,无论患者治疗与否,高血压的控制率为 14%。当然,与国外相比,我们在高血压的治疗与控制方面还存在较大差距。也就是说,我们目前的防治工作仍责任重大,亟待解决的问题也仍旧不少。

 

从 2014 年开始,根据世界卫生组织设定的标准,刘力生教授等就针对初级医疗保健,进行了慢性疾病基层管理的相关项目。该项目的重点主要是对医生尤其基层医生进行培训,其次是患者教育。当时该项目从 2014 年开始,前后持续约 14 个月,覆盖了 8 个城市、200 个社区、约 2000 位基层医疗人员,而后者负责管理的人口大约 50 万人。最终结果说明,只要因地制宜,对基层医生进行必要教育,同时不给他们增加额外的工作负担,这种方法还是比较奏效的。

 

在这个项目基础上,联盟正准备开展一个项目同时也是世界卫生组织提出的研究工作,即从危险因素入手,干预生活方式等危险因素,并在必要时进行药物干预。待世卫组织落实最终方案后,后者即可作为我们慢性疾病管理的顶层设计。

 

随后,Julius 教授就美国高血压疾病的现状进行了介绍。他提到,在美国进行的「全国健康营养检查调查」已持续 20 年。该调查指出,从 1976 到 1980 年,高血压疾病的知晓率为 51%。药物治疗率为 31%;但疾病控制率仅为 10%。最近,从 1999 至 2000 年,高血压疾病的知晓率是 70%。药物治疗率为 59%;疾病控制率为 31%。所以,我们需要更多的教育,而此类全国性宣教极其有用。

 

此外,Julius 教授表示在美国,高血压是很重要的疾病。在患者就医原因中,高血压疾病排名第五。高血压患者数量极其多,就诊患者亦希望高血压情况得到较好的控制,因此医生们应作出努力,使高血压控制率能够达到 60% 到 70%。

 

健康中国 重责在肩

 

刘力生教授指出,在未来,医务工作者将在「健康中国 2030」项目中起着重要的作用。2016 年 9 月,第九届全球健康促进会议在上海举行,我国政府也在该会议之后宣布了「健康中国」概念,即没有健康、就没有小康,以此来动员整个医疗界、整个政府、整个社会来关心这项议题。

刘教授提到,欲实现远大目标,并先知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各个学会也都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世界卫生组织提出「2030 计划」,也就是要求各个国家在 2010 年的基础上,到 2030 年使各种包括心血管疾病在内的慢性疾病的死亡率减少 30%。各个国家除了达到这个目标以外,还需要使还未得到控制的高血压疾病发生率降低 30%。也就是说到 2030 年,高血压疾病的控制率需要比 2010 年增加 30%。但由于各个国家情况各异,所以这目标不是一刀切,而是各国根据实际情况来控制。

高血压治疗应重视心率管理

在 VALUE 研究的亚组分析中,我们获悉了高血压患者心率管理的重要意义。然而在中国,许多医生未能对高血压患者的心率管理给予足够的重视。那么应如何理解高血压患者心率增快与终点事件之间的联系呢?

 

VALUE 主要研究者 Julius 教授对此阐述了自己的看法,并向中国医师给予了部分建议。医生检测血压的同时,首先应检测患者心率。检测心率是最基础的检查,与检测血压和体重同等重要。心率是血压的预测指标,也是危险因素之一,因为心率会影响血管及心脏功能。在既往研究中,心率高于 80 次/分,患者的疾病发生率和死亡率均显著增高。其次,医生需要追踪患者的心率变化,因为心率过快的患者极易发生心血管不良事件。最后,我们需要学会用药物控制心率,尤其是心率高于 80 次/分的患者。因此,心率是患者每日需要检测的指标。故当病人就诊时,需同时测量血压和心率。

 

2013 年我国发表《β 受体阻滞剂在高血压应用中的专家指导建议》,建议指出在高血压降压治疗的同时,需常规检测并控制心率。2016 年欧洲高血压学会(ESH)发表《高血压伴心率增快患者管理第二次共识会议声明》,亦提出高血压患者的心率管理应受到更多的关注。

 

针对高血压患者的心率管理问题,孙宁玲教授提到,高血压患者首先应降压,在降压同时需要分析诸多血压升高的特殊原因。比如说,患者是否存在交感神经兴奋性增高。如果是,那 β 受体阻滞剂的应用可能就很重要。此时,我们就需要识别什么样的患者需要使用选择性 β 受体阻滞剂,此时心率因素可作为重要标记。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