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格列汀专家讲堂

2 型糖尿病治疗中易被忽视的隐患——药物间相互作用

 

分段介绍
您认为临床医生在给糖尿病患者处方联用药物时需要注意哪些问题?
00:00:14
您能否简要介绍一下药物相互作用的机制?
00:02:43
您认为临床医生在处方 DPP-4 抑制剂联用其他药物时需考虑哪些因素?
00:15:07
阿格列汀因其独特的药物代谢特点,与其他同类产品相比存在哪些优势?
00:18:23
您如何看待阿格列汀未来在国内临床应用的发展前景?
00:21:18
专家介绍
detail-expert__pic
黄仲义 教授

上海市静安区中心医院临床药学与临床药理科终身名誉主任;

上海市静安区中心医院国家药品临床研究机构办公室主任;

上海复旦大学药学院客座教授;

天津医科大学药学院客座教授;

世界华人药师临床药学专题研讨会主席;

上海药学会医院药学专业委员会顾问;

上海药学会药物治疗专业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

《中国新药与临床杂志》副主编、《中国药房》杂志名誉主编;

《中国药师》副主编、《长江流域医院用药分析系统》主编;

在国内首创了静脉配置中心及单剂量作业等新型调剂形式并创建无菌调剂新概念。在抗生素的合理应用及临床药代动力学有很深的造诣。90年代初就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曾获上海市科技进步奖及上海市劳动模范等光荣称号。参与《临床药理学》教材的编著,并主编《中国非处方药选用指南》一书。从80年初至今发表论文一百余篇,2001至今发表论文二十余篇。《家庭用药》杂志的黄药师锦囊专栏作家。

 

由于人们生活方式及环境因素的改变,2 型糖尿病 (T2DM) 发病率逐年上升。随着 T2DM 病情不断进展,为控制血糖与多个系统的并发症,T2DM 患者常同时服用多种药物,且需长期甚至终生服用。因此,制定合理的联合用药方案,以防药物相互作用引起不良事件非常必要。为此丁香园近日特邀上海市静安区中心医院临床药理科黄仲义教授,就「2 型糖尿病治疗中的药物相互作用」话题进行了相关药理知识的分享,并介绍了新型降糖药二肽基肽酶-4(DPP-4) 抑制剂在临床应用时需注意的问题。



糖尿病联合用药风险不容忽视

 


糖尿病是一种慢性、进行性、代谢性疾病,随着病情进展,各种微血管和大血管并发症的发病率和致死率也在不断升高。因此,T2DM 患者除使用降糖药外,常常需要同时用到降压药、调脂药、抗血小板药等多种药物,且患者年龄越大,药物联用比例越高。一项流行病学调查显示,我国住院老年 T2DM 患者合并高血压时选择 2 种降压药物比例高达 58.9%,合并血脂异常时选择 1 种调脂药物比例达 88.4%,可见 T2DM 患者联合用药十分普遍,这无疑也对临床医生诊疗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黄教授提到,在他近半年来新开设的药学门诊中,遇到的糖尿病患者最多,而这些患者往往要同期使用 6 种以上药物。为什么前来药学问诊的糖尿病患者如此之多?除归因于糖尿病本身疾病特点外,当前临床科室的精细化分工也是重要诱因之一。不同疾病需在不同科室分别处方,而多种药物混用后,在针对性治疗患者疾病的同时也带来了潜在的联用危险。



随着 T2DM 患者用药品种的增加,药物不良反应的发生率也随着增加。此外,多种药物联用时,药物间相互作用会影响药物在体内的吸收、分布、代谢和清除,使药物间产生相加、协同或拮抗作用。黄教授因此指出,一名好的临床医生,不仅要精通自己专科的药物,也应该要重视到联用药物对本专科药物的影响,尽最大努力去降低药物联用风险。



影响药物相互作用的两大途径—— CYP450 酶系途径和 P 糖蛋白途径



药物相互作用(DDI)是指同时或相继使用两种或两种以上药物时,某一种药物作用的大小、持续时间甚至作用性质受到其他药物或化学物质的影响,而发生明显改变或产生药物不良反应的现象。DDI 包括药动学相互作用与药效学相互作用,其中前者占主导地位,会使体内的药物暴露量降低或升高。而影响某药物暴露量大小和作用时间的相互作用,可能会导致该药物不良事件的发生率的升高。



药物的清除过程是药动学相互作用的重要环节,机体进行药物清除的基本原则是将水不溶性药物变成水溶性药物,然后再通过体内的排泄器官排出体外,其中细胞色素 P450(CYP450)酶系途径和 P 糖蛋白途径是最常见的两大清除途径。



肝脏的 CYP450 系统是由许多同工酶组成的超大家族,在药物的代谢中起着重要作用。90 % 以上的药物的氧化是由 CYP450 酶系催化的, 多药合用对机体 CYP450 酶系的影响能会造成临床上显著的药物相互作用。这些药物既可作为 CYP450 酶系的底物,同时也可能对该酶系产生诱导或抑制作用,从而影响另一种也通过 CYP450 代谢药物的浓度、作用强度和作用时间等,最终影响该药物的临床疗效。



另外,在将药物从细胞内排到细胞外时,需要经过主动转运的过程,该过程需要转运体——P 糖蛋白。P 糖蛋白就像一辆卡车,从细胞内装到细胞外,进入到各种管腔中去,然后从管腔中把药物清除。与 CYP450 酶系途径相似,经 P 糖蛋白途径清除的药物间也会发生竞争作用、抑制或诱导作用,从而改变药物的作用强度、作用时间等。



从 DDI 角度看 DPP-4 抑制剂类降糖药的选择——阿格列汀为优中之选



DPP-4 抑制剂是新一代口服降糖药,在国内外糖尿病指南中的治疗地位日益攀升,目前主要有西格列汀、维格列汀、沙格列汀、阿格列汀、利格列汀,并陆续被纳入国家医保目录。临床上应用 DPP-4 抑制剂时,需要权衡利弊进行选择,黄教授强调应关注药物在体内的代谢情况、蛋白结合率,尤其是 DDI 发生风险。



相关研究显示,阿格列汀是唯一同时几乎不经 CYP450 酶代谢又不是 P 糖蛋白底物的 DPP-4 抑制剂,DDI 发生率低,与多种酶底物、酶抑制剂等合用时,均无需调整剂量。此外,黄教授还表示,这 5 种 DPP-4 抑制剂降糖疗效虽然相似,但是临床选择时还需要考虑患者本身的病理生理情况对药物在体内的暴露量的影响,而阿格列汀的肝肾安全性良好,综合来说是目前比较稳妥的 DPP-4 抑制剂类降糖药。



2 型糖尿病临床获益的有效保证——「精准药疗」



黄教授指出,临床用药的基本原则是对症用药、合理用药。针对 T2DM 患者实行精准医疗是发展趋势,其中就包括精准药疗。精准药疗的关键要点包括正确的剂量、正确的服用方法、最小药物相互作用、最少的不良反应。若临床医生能掌握这四个要点,即能发挥一种药物最大的临床获益、最高的安全性、最好的经济价值。新一代 DPP-4 抑制剂阿格列汀,不仅降糖疗效好,而且相互作用小、不良反应少,是 T2DM 精准药疗的理想药物之一。



总结



在 T2DM 的临床管理过程中,T2DM 患者常需要接受多种药物联合治疗,临床医生必须关注 DDI 风险,尤其是与体内清除途径相关的 DDI。在充分掌握药物临床安全性的基础上,根据 T2DM 患者的病理生理情况,制定合理的药物方案,有效地规避有害的药物相互作用。DPP-4 抑制剂类降糖药阿格列汀 DDI 发生率低,能为 T2DM 患者带来更多临床获益。

 

 

3,410

评论区

不错!
发表于 2018-03-22
(1) 回复 取消
很好
发表于 2018-03-15
(0) 回复 取消
很好
发表于 2018-03-14
(0) 回复 取消
很好
发表于 2018-03-14
(0) 回复 取消
不错
发表于 2018-07-17
(0) 回复 取消
不错
发表于 2018-07-17
(0)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