胰岛素经典研究解读

权威推荐 | 《成人 T2DM 基础胰岛素临床应用中国专家指导建议》重磅发布

 

编者按:2017 年 2 月,《成人 2 型糖尿病基础胰岛素临床应用中国专家指导建议》(以下简称「指导建议」)在《中国糖尿病杂志》重磅发布。这是国内第一部关于基础胰岛素临床应用的指导建议,融合最新循证证据和国内内分泌专家的宝贵经验,以供临床参考。

目前,临床中常用的基础胰岛素包括中效胰岛素(NPH,中性鱼精蛋白锌胰岛素)、长效胰岛素(PZI,Protamine Zinc Insulin,精蛋白锌胰岛素)和长效人胰岛素类似物(甘精胰岛素 Insulin Glargine,地特胰岛素 Insulin Detemir 等),其中长效人胰岛素类似物能够更好地模拟生理性胰岛素分泌。与预混胰岛素相比,基础胰岛素注射更方便,方案调整更灵活,低血糖更少。

临床中基础胰岛素应用主要有两种方案:口服降糖药联合基础胰岛素以及基础联合餐时胰岛素方案。 如何给予 T2DM 患者个体化的胰岛素治疗方案,是临床工作中要解决的关键问题。基于此,笔者对《指导建议》中的推荐解读如下:

血糖控制的目标应根据个体化原则,综合考虑患者的年龄、病程、预期寿命、伴发疾病、降糖治疗方案及患者意愿等情况制定 [1-4](表 1)。

表1.个体化血糖目标的设定
-1_副本.jpg

在糖尿病病程早期给予积极降糖治疗,维持良好的血糖控制,能够显著降低血管并发症风险。因此对于血糖较高伴高血糖症状的新诊断 T2DM 患者,口服降糖药很难在短期内使血糖达标,使用口服降糖药联合基础胰岛素方案 [1-4],能使血糖尽快达标,并部分恢复胰岛β细胞功能。而对于已经使用 1~2 种口服降糖药治疗 3 个月以上血糖仍未达标(HbA1c>7%)的患者,应及早考虑联合基础胰岛素以改善血糖控制 [1-4]

对 15 项随机对照研究进行的汇总分析 [5]提示,使用二甲双胍或/和磺脲类药物血糖控制不佳的 T2DM 患者,起始基础胰岛素治疗可改善血糖控制,同时不会增加严重低血糖风险。口服药联合基础胰岛素方案的主要推荐意见见表 2。

表2.口服药联合基础胰岛素方案主要推荐意见
-2_副本.jpg

T2DM 患者的胰岛β细胞功能会随病程增加逐渐减退。口服降糖药联合基础胰岛素治疗的患者,FPG 已达标,但 HbA1c 仍未达标时,可逐步增加 1~3 次餐时胰岛素注射以更好的控制血糖 [1-4]。预混胰岛素由于其短/速效胰岛素和中效胰岛素的比例固定,在提供个体化的胰岛素需求上有一定的局限性。对于每日多次预混胰岛素方案治疗,仍无法满意控制血糖或频发低血糖的患者,可考虑使用基础联合餐时胰岛素治疗 [1,3]。基础联餐时胰岛素方案的主要推荐意见见表 3。

表3.基础联合餐时胰岛素方案主要推荐意见
-3_副本.jpg

《指导建议》同时也对基础胰岛素在特殊人群中的应用做了简要推荐,主要意见如下(表 4),更多详细推荐意见请参考各专业指南/共识。

表4. 基础胰岛素在特殊人群中的临床使用推荐
-4_副本.jpg

基础胰岛素临床应用方便,一天一次注射,配伍搭配灵活,低血糖少,对体重影响小,同时也是更为经济的胰岛素选择。国内外指南一致推荐基础胰岛素可用于 OADs 血糖控制不佳的联合用药以及糖尿病的全程管理。

尽管如此,大型登记研究 ORBIT 研究提示中国基础胰岛素起始时机延迟(HbA1c 超过 9%),起始剂量偏低且剂量调整不足,患者总体血糖控制不理想 [6]。《指导建议》编委会专家指出,临床医师需要充分了解基础胰岛素的优势,掌握其适应征和使用方法,合理规范使用基础胰岛素,以改善患者的血糖控制,降低并发症风险,这也正是本次《指导建议》发布的意义所在。

临床专家也指出,《指导建议》的落地实施有赖于科学的 T2DM 管理理念:一方面,临床医生要树立尽早达标观念,尽量缩短患者在治疗过程中高血糖暴露的时间;同时加强患者教育,澄清患者诸多关于胰岛素治疗的误区,以期共同推动规范化的基础胰岛素治疗在临床中的应用。

转载自菲糖新动

参考文献

[1]American Diabetes Association. Standards of Medical Care in Diabetes——2016. Diabetes Care 2016,39(Supplement 1):S1-S112.

[2]Garber AJ, Abrahamson MJ, Barzilay JI, et al. Consensus statement by the American association of clinical endocrinologists and American college of endocrinology on the comprehensive type 2 diabetes management algorithm-2016 executive summary. Endocr Pract,2016,22:84-113. 

[3]Inzucchi SE, Bergenstal RM, Buse JB.et al.Management of hyperglycemia in type 2 diabetes, 2015: A Patient-Centered Approach.Diabets care, 2015, 38:140-149.

[4] 中华医学会糖尿病学分会. 中国 2 型糖尿病防治指南(2013 年版). 中国糖尿病杂志.2014,22:2-42.

[5]Owens DR, Traylor L, Dain MP.Efficacy and safety of basal insulin glargine 12 and 24 weeks after initiation in persons with type 2 diabetes: a pooled analysis of data from treatment arms of 15 treat-to-target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Diabetes Res ClinPract,2014 ,106:264-274.

[6]Ji L,Zhang P, Weng J.et al.Observational registry of basal insulin treatment(ORBIT) in patients with type 2 diabetes uncontrolled by oral hypoglycemic agents in China—Study design and baseline characteristics. Diabetes Technol Ther,2015,17:735-744.

381
您可以对本篇文章进行评级
专业性
实用性

评论区

好文
发表于 2018-07-13
(0) 回复 取消
及时而准确
发表于 2018-03-19
(0)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