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P-1最新文献解读

利司那肽联合基础胰岛素:亚洲特色的胰岛素强化方案优选

 

小编导读

对于口服降糖药(OADs)控制不佳的 2 型糖尿病(T2DM)患者, 基础胰岛素的早期应用有助于改善血糖控制,延缓β细胞功能衰竭 1。然而,目前仍然有 40%~50% 使用基础胰岛素的患者血糖仍未达标或不能持续达标 2

胰高血糖素样肽-1 受体激动剂(GLP-1 RAs)是一类新型降糖药物,有研究表明,对于已基础胰岛素的患者,加用 GLP-1 RAs 可有效降低糖化血红蛋白(HbA1c),并减少胰岛素的用量 3,最近更新的指南也提出了基础胰岛素与 GLP-1 RAs 联合治疗的建议。究竟亚洲 T2DM 患者接受基础胰岛素联合 GLP-1 RAs 治疗的临床获益如何?哪一种 GLP-1 RAs 更适合亚洲 T2DM 患者?快随小编我一探究竟吧!

亚洲 T2DM 患者餐后血糖更难控  

根据 2017 版国际糖尿病联盟(IDF)糖尿病世界地图可知,全球糖尿病患者超过 4.5 亿,其中超过 60% 的糖尿病患者来自亚洲 4,5。亚洲 T2DM 患者的病理生理学特点不同于西方患者,其胰岛β细胞储备普遍较低、β细胞功能衰退更快,而且胰岛素早相分泌水平更低,即使在糖尿病发病时也会出现明显的餐后血糖(PPG)升高 2。我国一项流行病学调查显示,在筛查诊断的糖尿病患者中,单纯 PPG 升高患者的比例达 50% 6

PPG 增高是导致糖化血红蛋白(HbA1c)升高的主要原因之一,与糖尿病慢性并发症的发生发展有相关性。因此,控制 PPG 是促使 HbA1c 达标以防治糖尿病慢性并发症的重要策略 6

综上,亚洲 T2DM 患者的治疗更应关注餐后血糖的控制,尤其是针对接受基础胰岛素治疗但 HbA1c 未达标的患者,解决难以控制的餐后血糖可能是关键所在。

GLP1-RAs 作用机制论短长,短效更重餐后糖  

GLP-1 RAs 具有与天然胰高血糖素样肽-1(GLP-1)类似的作用,能促进胰岛素分泌、减少胰升糖素分泌、延缓胃排空并可增加饱腹感。现有 GLP-1RAs 根据主要作用机制的不同和对患者血糖谱产生影响的不同,可以分为长效和短效两类。

长效 GLP-1 RAs(利拉鲁肽、艾塞那肽周制剂、阿必鲁肽、度拉糖肽),主要通过促进胰岛素分泌、抑制胰升糖素释放来降低空腹血糖。因长效制剂会造成 GLP-1 长时间处于较高水平而形成耐受,因此对胃排空的影响有限。而短效 GLP-1 RAs(艾塞那肽、利司那肽)能够有效延缓胃排空,减缓幽门处的食物流动,并且抑制胰升糖素释放,因此可显著降低餐后血糖 2。此外,短效 GLP-1RAs 的胃排空作用不会受到机体快速耐受的影响,这可能与其半衰期较短、与 GLP-1 受体亲和力较强相关 2

因短效 GLP-1 RAs 的作用机制和药物反应不同 (包括体重减轻、低血糖风险增加较少),使其成为基础胰岛素治疗但餐后血糖控制欠佳患者进一步治疗时的重要选择 2。亚洲 T2DM 患者尤以餐后血糖升高为主,可能尤其适合基础胰岛素联合短效 GLP-1RAs 强化治疗方案。

利司那肽+基础胰岛素:亚洲 T2DM 患者胰岛素联合治疗的新选择  

作为短效 GLP-1RA 的代表药物,利司那肽一天一次注射,可不同程度地控制三餐 PPG。利司那肽联合基础胰岛素在亚洲 T2DM 患者人群中的疗效和安全性究竟如何?GetGoal-L-Asia 研究为您揭开谜底。

GetGoal-L-Asia 研究是一项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多中心研究,共纳入 311 例来自日本、韩国、中国台湾和菲律宾的 T2DM 患者(平均 HbA1c 为 8.53%),在使用甘精胰岛素联合/不联合磺脲类治疗基础上,随机接受利司那肽或安慰剂治疗 24 周 7

结果显示,利司那肽组 HbA1c 和 2 hPPG 较基线的改善显著优于安慰剂组(图 1-2),用 LS 计算两组 HbA1c 和 2 hPPG 的均差分别为-0.88% (p<0.0001)、-7.83 mmol/ L(p<0.0001)。此外,利司那肽组具有降低体重的趋势,两组体重较基线的变化值分别为-0.4 kg 和 0.1 kg(p = 0.0857)。

图 1  GetGoal-L-Asia 研究:利司那肽组和安慰剂组 HbA1c 自基线的变化

图 2  GetGoal-L-Asia 研究:利司那肽组和安慰剂组 2 h PPG 自基线的变化

小结  

亚洲 T2DM 患者具有胰岛β细胞储备偏低、β细胞功能衰退快、胰岛素早相分泌水平低的病理生理特点,因此在选择降糖策略时,必须重视餐后血糖的控制。短效 GLP-1RA 利司那肽不仅能有效改善餐后血糖、减轻体重、低血糖风险低,且与基础胰岛素联用能发挥协同互补功效,使空腹血糖和餐后血糖均得到良好控制,还能在一定程度上降低胰岛素相关的安全性风险。因此,利司那肽+基础胰岛素或可成为胰岛素联合治疗方案的优选之一。

参考文献  

1.  杨文英. 探索亚洲特色的 2 型糖尿病管理方案 [J]. 中华内分泌代谢杂志, 2017, 33(9):803-803.

2.  蔡舒婷. 亚洲 2 型糖尿病患者起始基础胰岛素之后联合利司那肽强化治疗 [J]. 中华内分泌代谢杂志, 2017, 33(9):790-797.

3.  田勃, 洪天配. 基础胰岛素与胰高血糖素样肽-1 受体激动剂联合治疗糖尿病的合理性 [J]. 中国糖尿病杂志, 2012, 04(8):500-502.

4. IDF. 全球糖尿病地图(第 8 版), 2017 年.

5.  Chan J C N , Malik V , Jia W , et al. Diabetes in Asia: Epidemiology, Risk Factors, and Pathophysiology[J]. JAMA, 2009, 301(20):2129-2140.

6.  母义明,  纪立农,  杨文英,  等. 中国 2 型糖尿病患者餐后高血糖管理专家共识 [J]. 药品评价,2016,13(7):5-12.

7. Seino Y , Min K W , Niemoeller E , et al. Randomized,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trial of the once-daily GLP-1 receptor agonist lixisenatide in Asian patients with type 2 diabetes insufficiently controlled on basal insulin with or without a sulfonylurea (GetGoal-L-Asia)[J]. Diabetes, obesity & metabolism, 2012, 14(10):910-917.

SCAN.LIX.19.01.0345

 

407
您可以对本篇文章进行评级
专业性
实用性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