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前沿速递

【期刊瞭望】每天一杯奶,远离糖尿病——新加坡华裔人群健康研究

编者按:2017 年 3 月 Clinical Nutrition 杂志最新报道了一项前瞻性队列研究,评估在新加坡华裔人群中,总奶制品、牛奶以及钙(奶制品来源/非奶制品来源)摄入与 2 型糖尿病(T2DM)发生风险之间的关系。

多项大规模干预性研究证明,T2DM 发生与生活方式(包括饮食)息息相关。奶制品中的多种成分,如钙、维生素 D、镁和乳清蛋白等有潜在的抗糖尿病作用。有观察性研究显示钙可预防血糖升高及体重增加,提示钙可能是奶制品摄入与 T2DM 发生呈负相关的中介因素。在高奶制品摄入人群中,区分单纯钙摄入对 T2DM 发生风险的影响有一定困难。而亚裔人群的奶制品摄入水平普遍较低,饮食中钙来源更加多样,目前针对该人群奶制品钙摄入对 T2DM 风险影响的研究结果仍存争议。

新加坡华裔人群健康研究(The Singapore Chinese Health Study)于 1993 年 4 月至 1998 年 12 月间进行,招募了来自两大方言群体(祖籍分别为中国福建省和广东省)的 35,303 名华裔女性及 27,954 名华裔男性,参与者年龄 45-74 岁。所有参与者均于招募时接受结构化问卷调查。研究期间未脱落的参与者均接受 2 次电话随访:随访 1(1999 年-2004 年),随访 2(2006 年-2010 年)。基线时采用包含 165 个项目的半定量食物频率问卷表(FFQ)获得参与者过去一年日常饮食数据,基线和随访时询问患者是否有医师确诊的 T2DM 史。排除基线即患 T2DM 者,45,411 例参与者进入 Cox 比例风险模型分析,评估总奶制品、牛奶以及钙摄入与 T2DM 发生的相关性。

l  奶制品及牛奶摄入与 T2DM 发生风险下降相关

校正饮食模式、咖啡和苏打水摄入等多种潜在混杂因素后,与总体奶制品摄入最低四分位数(Q1)相比,总体奶制品摄入最高四分位数(Q4)的 T2DM 发生风险下降 10%。同样地,与从不饮用牛奶的参与者相比,每日饮用牛奶的参与者 T2DM 风险下降 12%。

校正潜在混杂因素后奶制品与牛奶摄入与 T2DM 发生风险的关系

l  饮食钙及奶制品钙摄入与 T2DM 风险下降相关,非奶制品钙摄入无此相关性

校正年龄、性别和其他潜在混杂因素后,饮食钙摄入与 T2DM 风险呈负相关,该相关性在校正钾、镁、磷及维生素 D 后进一步加强。在此校正模式下,奶制品钙摄入亦与 T2DM 风险呈负相关,与奶制品钙摄入最低四分位数(Q1)相比,奶制品钙摄入最高四分位数(Q4)的 T2DM 发生风险下降 16%。而非奶制品钙摄入与 T2DM 风险无显著相关性。

校正潜在混杂因素后不同来源钙摄入与 T2DM 发生风险的关系

研究显示,奶制品,尤其是牛奶摄入与 T2DM 发生风险下降存在轻微但显著的相关性。非奶制品钙摄入虽占有研究人群总体钙摄入的大部分,但并未发现其与 T2DM 风险的相关性。因此奶制品潜在的抗糖尿病作用可能来自其他成分,而并非是钙的影响。

【作者见解】

本研究纳入的华裔中老年人群的奶制品摄入水平较低。研究发现,在这些人群中,奶制品摄入与 T2DM 风险呈负相关。该结果与既往一项荟萃分析结果相似,但该荟萃分析在纳入 3 项大规模美国队列(权重占比 41%)后,发现此相关性消失。结果产生差异的原因可能是新纳入的 3 项研究中,参照组人群奶制品摄入较高(0.6-0.9 份/天)。

关于牛奶摄入与 T2DM 风险的关系,之前一项纳入 11 个研究的荟萃分析并未发现有显著相关性。然而亚组分析却显示了不同结果:在欧洲人群中,牛奶摄入人群中 T2DM 风险增加 3% 且有统计学意义,而亚裔人群的 T2DM 风险却下降了 13%,但无统计学意义。

通常认为,钙可通过维持胞内和胞外的钙池平衡来改善β细胞功能,并通过改善胰岛素靶向组织中的胰岛素信号转导来提高胰岛素敏感性。先前已有研究发现高饮食钙摄入与 T2DM 风险呈负相关。然而该相关性可能受到镁摄入的干扰,因此,本研究将镁摄入纳入分析模型进行校正,仍发现了钙摄入与 T2DM 风险降低有关。

【参考文献】

Talaei M, Pan A, Yuan JM, et al. J Nutr 2017,147(2):235-241

36
您可以对本篇文章进行评级
专业性
实用性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