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前沿速递

【期刊瞭望】开滦研究:中国 IGF 与糖尿病的前瞻性研究

编者按:Medicine(Baltimore)杂志 2016 年 11 月发表了一项中国大规模的前瞻性队列研究——开滦研究,旨在评估中国人群的空腹血糖受损(IFG)与糖尿病的患病率和发病率、空腹血糖升高速率以及与这些结局相关的主要可变风险因素。

 

 

全球流行病学调查预测,随着中国人口的不断增长,以及老龄化、城市化进程加速,在 2000-2030 年间,中国的糖尿病患病率将翻一番。或许更令人担忧的是,糖尿病前期的患病率预计比糖尿病的患病率高几倍,从而显著地扩大了高危人群的数量。再加上中国肥胖人群的不断增加,更加导致了IFG和糖尿病发病率的灾难性增加。

 

为了更好地识别IFG和糖尿病高危人群,并采取措施阻止其发展,在中国开展大规模的公共卫生倡议活动,以提高对IFG和糖尿病发病率及相关可变风险因素的认识很有必要。

 

开滦研究是在中国唐山开滦社区进行的一项前瞻性队列研究,共纳入 101,510 例 ≥18 岁的参与者,分别于 2006、2008 和 2010 年期间进行随访。对其中 100,279 例参与者进行分析。主要分析 4 年间糖尿病** 和 IFG的患病率和发病率,并确定可能导致该人群糖尿病和 IFG 发生的可变风险因素。

 

**糖尿病定义为:自我报告的病史、接受胰岛素或任何口服降糖药治疗、空腹血糖 ≥7mmol/L;

 

*IFG 定义为:空腹血糖水平在 5.6-6.9mmol/L 之间。

 

  • IGF 和糖尿病的患病率

 

2006 年、2008 年和 2010 年 IFG 年龄标准化患病率分别为 17.3%、20.7% 和 22.6%,糖尿病患病率分别为 6.6%、7.6% 和 7.7%。

 

  • IFG 和糖尿病的发病率

 

2006-2010 年期间,IFG 年龄标准化发病率#为 62.6/1000 人·年(女性 51.2/1000 人·年,男性 73.8/1000 人·年,性别差异 P<0.001)。糖尿病年龄标准化发病率#为 10.0/1000 人·年(女性 7.8/1000 人·年,男性 12.1/1000 人·年,性别差异 P<0.001)。此外,IFG 和糖尿病发病率随年龄增加而增加,在年龄 ≥60 岁人群中性别差异消失(P>0.10)。当进一步纳入癌症和心血管疾病人群后,IFG 和糖尿病发病率则增加至 75.6/1000 人·年和 13.9/1000 人·年。

 

#考虑到癌症和心血管疾病会影响到当前血糖控制,故研究未将有癌症和心血管疾病史的人群纳入IFG和糖尿病发病率的分析。

 

  • 肥胖与糖尿病、IFG风险增加相关

 

通过 BMI、腰围、腰臀比评估肥胖情况。本研究发现:随访 4 年期间,无论男女,肥胖与糖尿病、IFG 风险增加均相关(所有趋势 P<0.01)。

 

肥胖与 IFG 和糖尿病风险的相关性

  • 每一个 BMI 分层人群的空腹血糖水平均稳定增加

 

本研究发现:虽然更高的 BMI 与血糖水平增加更快有关(男性和女性均 P<0.001),但在每一个 BMI 分层,人群的空腹血糖水平均稳定增加,包括传统认为的 BMI 在正常范围(BMI<23kg/m2)的人群。

 

随访期间不同 BMI 分层人群的空腹血糖水平

 

本研究还进一步观察到: 若同时将 BMI 和腰围作为预测指标,在非汉族人群中,BMI 和腰围越高者,其发展为 IFG 或糖尿病风险也越高。

 

综上,在中国成人大型队列中观察到 IFG 和糖尿病具有高患病率、高发病率,而且在所有体型人群中(即使是较瘦人群),空腹血糖都会稳定增长。通过采取公共政策以加强体育锻炼减轻体重或改善体型,是否可以改善这些不良结局,仍需进一步研究证实。

 

【作者见解】

 

本研究是评估中国糖尿病前期和糖尿病发病率及其可变风险因素的最大规模的前瞻性队列研究。对主要可变风险因素的分析将有助于指导公共卫生决策的制定,以减少不良结局的发生。虽然鼓励减重是一种广为接受的改善血糖控制、并最终减少糖尿病发病的干预措施,但对于中国人群来说,可能并不是最理想的方式,因为本研究发现:即使 BMI 较低,其糖耐量受损风险仍可能增加。另外,单靠 BMI 这一指标并不能很好地反应体脂分布情况,而腰围可能是更重要的糖尿病发生风险预测指标,尤其是对于 BMI 较低的人群。总之,有必要通过政策支持以加强健康饮食和身体素质教育,从而优化腰围和 BMI 水平。

 

(Vaidya A, Cui L, Sun L, et al. Medicine (Baltimore) 2016,95(46):e5350)

29
您可以对本篇文章进行评级
专业性
实用性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