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前沿速递

多因素干预降低大血管病变,可能原因是炎症因子水平的改善

 

糖尿病相关大血管疾病的病理机制十分复杂,除传统风险因素外,慢性轻度炎症也是糖尿病患者发生大血管疾病的重要特征。高敏C反应蛋白(hs-CRP)和血清淀粉样蛋白A(SAA)均是常见的全身炎症反应标志物。多项研究证实了糖尿病、卒中、冠心病或外周血管疾病患者均可见血清hs-CRP和SAA水平升高。然而,目前hs-CRP和SAA与2型糖尿病大血管并发症相关性研究多数为横断面研究,仍缺少炎症标志物水平的动态变化与糖尿病患者发生动脉粥样硬化相关性的证据。

 

本研究纳入中国大连的150例新诊断2型糖尿病患者,平均年龄49.8 ± 7.3岁。所有患者在过去12个月内通过1999 WHO标准诊断为2型糖尿病,同时无心、脑、肾或外周动脉粥样硬化疾病史,颈总动脉、股动脉和髂动脉的内膜中层厚度(IMT)<1.0 mm,且在可见范围内无动脉粥样斑块。所有患者随机分为强化干预组(n = 75)和常规治疗组(n = 75)。强化干预组患者接受特定项目团队制定的多重风险因素干预治疗,并努力达到预设的干预目标;常规治疗组接受临床医生制定的标准糖尿病管理,治疗为期7年,之后接受3年随访。

 

主要终点为亚临床动脉粥样硬化的发生率,其定义为颈动脉IMT ≥ 1.0 mm或形成动脉粥样硬化斑块以及发生复合心血管事件;次要终点为研究结束时,患者血清hs-CRP和SAA变化情况。

 

多因素强化治疗较常规治疗显著降低亚临床动脉粥样硬化风险

 

在10年研究期间,强化治疗组和常规治疗组患者的亚临床动脉粥样硬化累积发生率分别为30.7%(23/75)和57.3%(43/75)。多因素强化治疗较常规治疗显著降低亚临床动脉粥样硬化风险。

 

研究期间两组患者的亚临床动脉粥样硬化累积发生率比较

 

此外,强化治疗组和常规治疗组患者的复合心血管事件发生率分别为12.0%(9/75)和22.7%(17/75)。组间无统计学意义(P = 0.0516)。

 

研究期间两组患者的心血管事件累积发生率比较

 

 

 

研究结束时,两组患者的hs-CRP和SAA水平均较基线下降。治疗6年后发现,强化治疗组患者较常规治疗组hs-CRP和SAA的降幅显著更大,且该显著差异持续维持至研究结束,最终强化治疗组和常规治疗组患者的hs-CRP降幅分别为- 1.54 mg/L和- 0.67 mg/L,两组差异为- 0.87 mg/L(95% CI [- 0.72,- 1.02],P = 0.008);SAA降幅的自然对数分别为- 4.04和- 1.44,两组差异为- 2.60(95% CI [- 2.30,- 2.90],P = 0.002)。

 

研究期间两组患者的hs-CRP降幅比较

 

 

 

 

研究期间两组患者的SAA降幅比较

 

 

 

 

*炎症标志物总分:用于评估全身炎症状态,计算方式 = [Z值hs-CRP+Z值SSA]/2,Z值 =(个体测量值-总体平均值)/标准偏差。

 

总之,本研究表明炎症标志物即hs-CRP、SAA水平及动态变化与短病程2型糖尿病患者动脉粥样硬化的发生密切相关。多因素强化干预可有效缓解短病程2型糖尿病患者全身慢性轻度炎症,有助于预防动脉粥样硬化的发生。针对炎性细胞因子的有效干预及维持手段或可为预防2型糖尿病患者大血管并发症提供新出路。

 

【作者见解】

 

本研究结果发现与常规治疗相比,多因素强化干预可显著减少亚临床动脉粥样硬化的发生率,且两组的差异逐年递增。这提示了多因素干预不仅可实现对短病程2型糖尿病患者大血管疾病的早期预防,并且这个预防作用还是长期持久有效的。

 

尽管多项大型研究表明强化治疗可带来心血管获益,但其具体机制尚不明确。既往研究表明了SAA和hs-CRP与动脉粥样硬化密切相关。本研究的前期研究也证实了,基线SAA和hs-CRP水平与2型糖尿病患者的CC-IMT呈正相关。因此,作者接着开展了这项研究,SAA与hs-CRP的降幅与亚临床动脉粥样硬化和心血管事件的累积发生率呈负相关的这一结果表明,多因素干预获益的原因可能是研究期间2型糖尿病患者炎症状态的有效控制。这一发现告诉我们,未来临床上或可通过测量血清炎症因子的动态变化来评估全身炎症状态的变化,从而及时、有效预防2型糖尿病患者大血管事件。

 

(Shi C, Men L, Yu C, et al. J Diabetes Complications 2017,31(8):1286-1292)

 

 

54
您可以对本篇文章进行评级
专业性
实用性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