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前沿速递

基础胰岛素剂量调整各有所忧,看看说中你了吗!

 

编者按:对于 2 型糖尿病患者来说,基础胰岛素的剂量调整一直存在着较大的困扰。为在临床实践中更好的优化基础胰岛素剂量,2017 年 8 月 Diabetes, Obesity and Metabolism 杂志发表了一篇市场研究调查,旨在更好的了解医疗保健专业人员(HCP)和患者对基础胰岛素剂量调整的态度,以成功克服剂量调整的障碍。

2015 年 7 月至 8 月,一项针对 HCP 和 2 型糖尿病患者的在线市场调查于美国、法国和德国开展。接受调查的 HCP 包括初级保健医师(美国和德国),护士(法国),执业护士(美国),经认证的糖尿病教育专家(美国),内分泌专家/糖尿病专家(法国和德国)。所有 HCP 为患者起始基础胰岛素治疗,并教育和指导患者胰岛素剂量调整。接受调查的患者年龄 ≥ 18 岁,采用任何基础胰岛素(包括基础胰岛素类似物和 NPH)治疗 6-36 个月,过去 12 个月内停用基础胰岛素的患者也符合资格。本次研究分析最终纳入 386 名 HCP 和 318 名患者的调查数据。

l  医生与患者对基础胰岛素剂量调整重要性及患者自我剂量调整的态度

77% 的 HCP 认为与患者沟通需增加基础胰岛素剂量是十分必要的,且 80% 的 HCP 在起始基础胰岛素时与患者讨论了后续需调整剂量,但仅 22% 的患者能完整回忆起与 HCP 的这次讨论,且仍有 32%-42% 的患者未意识到需要调整基础胰岛素的剂量。此外,目前超过一半使用基础胰岛素的患者倾向自我调整剂量,然而仅 38% 的 HCP 倾向患者自我调整剂量。

l  基础胰岛素治疗患者自我剂量调整的障碍:HCP 与患者态度存在差异

在患者自我剂量调整以实现血糖目标的过程中,多数针对 HCP 的调查显示, HCP 在患者自我胰岛素剂量调整过程中其主要顾虑是对低血糖的担忧,占比达 74%,其次是认为患者不需增加剂量、患者的积极性及参与性不高。而针对患者的调查显示,其主要障碍是对自身体重增加的担忧,占比达 52%,其次是因长时间血糖未达标而感到沮丧以及认为剂量调整意味着疾病的恶化。

由此可见,HCP 与患者想法之间存在差异,患者对剂量调整障碍的担忧,尤其是对低血糖的恐惧、积极性与参与性不高等较 HCP 相比要小的多。大多数 HCP 可能高估了患者对基础胰岛素剂量调整的担忧。

HCP 和患者对于基础胰岛素患者自我剂量调整的障碍

l  支持工具可以帮助患者自我剂量调整

69%-78% 的 HCP 和 49%-66% 的患者都希望使用更有效的工具来帮助基础胰岛素起始和剂量调整。HCP 和患者发现了几种可能对剂量调整过程产生积极影响的解决方案,包括教育工具、同伴支持程序和移动应用软件。患者提及到,通过使用这些工具,包括简单的剂量调整方法和患者支持程序,可以提高自我剂量调整的意愿和对自我管理成功的信心。

支持工具帮助基础胰岛素治疗患者自我剂量调整

上述调查结果就 HCP 和患者对于基础胰岛素剂量调整以达到最佳血糖控制的理解提供了重要见解。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在家中,加强 HCP 与患者之间的沟通,并提供额外的教育工具和支持来提高患者的信心,都可帮助剂量调整的优化。这一结果强调了未来需进一步明确合适的支持材料或工具来克服 HCP 与患者剂量调整的障碍,以改善患者血糖控制与临床结局。

【作者见解】

本次调查发现 HCP 通常优选缓慢而安全的剂量调整方法,患者可能需较长一段时间才可达到其血糖目标。HCPs 为非老年或体弱患者推荐的血糖目标往往高于美国糖尿病学会(4.4-7.2 mmol/l),美国临床内分泌学家协会(<6.1 mmol/l)和欧洲心脏病学会和欧洲糖尿病研究协会(<6.7 mmol/l))推荐的目标,表明大多数 HCP 采取较为保守的剂量调整方法。然而,这种方法可能过于谨慎,相比于 HCP,患者不太担忧低血糖,容易因为未达到血糖目标或血糖达标所需时间过长而感到沮丧。因此,临床上 HCP 与患者需要对基础胰岛素剂量调整的时长进行公开交流,HCP 在考虑和讨论患者的愿望时,对安全性的需求进行权衡,以便患者血糖及时达标。

(Berard L, Bonnemaire M, Mical M, Edelman S, Diabetes Obes Metab. 2017 Jul 18)

48
您可以对本篇文章进行评级
专业性
实用性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