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格列汀热点资讯

安全护航 ACS 后患者,降糖药物哪家强

本文作者
detail-expert__pic
杨艳敏 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心内科急重症中心主任、胸痛中心主任、19病区主任、急诊室主任
阜外医院心内科主任医师;
欧洲心脏病学会Fellow;
中国生物医学工程学会心律分会全国委员(第八届);
中国生物医学工程学会心律分会急症工作委员会副主委;
中国生物医学工程学会心律分会女性心律失常委员会副主委;
卫计委脑卒中防治专委会房颤卒中防治专委会副主委;
北京医学会血栓与止血委员会副主委;
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心血管急重症学组委员;
中国高血压联盟第四届理事会理事;
北京心脏学会常务理事;
中国医促进会动脉粥样硬化血栓疾病防治分会常委;
中国医药生物技术协会心电学技术分会学组全国委员;
卫生部海峡两岸医药卫生交流协会心血管研究专业委员会委员;
中国老年学学会心脑血管病专业委员会委员;
中国女医师协会心血管专业委员会委员。

 

编者按  

 
 

糖尿病是心血管疾病的危险因素,也是急性冠脉综合征(ACS)和心衰(HF)风险增加独立危险因素 1。与非糖尿病患者相比,糖尿病患者合并 ACS 的预后较差,死亡率较前者高 2-3 倍 2。因此重视糖尿病患者合并 ACS 的治疗对降低患者死亡率、改善预后意义重大。​

近年来,降糖药物的心血管(CV)安全性日益受到重视,许多药物都进行了糖尿病合并 CV 危险因素和稳定血管疾病(CVD)患者的心血管结局试验(CVOT)3。对于 2 型糖尿病(T2DM)合并更风险 ACS 患者,我们应该如何选择降糖药物方能「安心」?
 

发生 ACS 后「危机四伏」  

 

 

 ACS 是指急性心肌缺血引起的一组临床综合征,包括急性 ST 段抬高性心肌梗死(STEMI)、急性非 ST 段抬高性心肌梗死(NSTEMI)和不稳定型心绞痛(UA)4,发生 ACS 后仍存在较高的 CV 事件发生风险。一项纳入 5 项随机对照试验(RCT)、总计 8,859 例罹患稳定型缺血性心脏病(SIHD)、STEMI 和 NSTEMI 患者的荟萃分析显示,在经皮冠状动脉介入(PCI)治疗后随访 2 年,STEMI 和 NSTEMI 患者死亡风险均显著高于 SIHD 患者 5; STEMI 患者在 PCI 后的 30 天内的死亡风险显著高于 SIHD 患者 6

 

 

糖尿病患者合并多重 CV 危险因素,再加上冠脉侧支循环发生延迟、血流变呈高凝状态等病理生理改变 2,使得 ACS 后的危机雪上加霜。一项针对 9,492 例(其中 1,927 例合并糖尿病)经 PCI 治疗的患者进行分析的结果显示,糖尿病患者 1 年内的死亡率、0-30 天的死亡率,均约为非糖尿病患者的 2 倍;糖尿病死亡患者中,有 49% 死于 ACS 后 30 天内;1 年内复发心肌梗死的患者中,60% 发生于 ACS 后 30 天内 7。另一项研究评估了 2000-2010 年以色列 ACS 患者在临床特征和结局上的时间趋势,其中 3964 例合并糖尿病,7322 例未合并糖尿病;与非糖尿病患者相比,ACS 合并糖尿病患者的冠状动脉疾病更易发生进展,在 ACS 后 30 天内及 1 年内的全因死亡率显著增加 8

 

 

EXAMINE 研究:聚焦 ACS 后的 CVOT  

 

 

在不同降糖药物的 CVOT 研究中,入选研究人群心血管危险性的分布特征也不相同,大多研究是针对具有高 CV 风险或有 CVD 病史的 T2DM 患者,而针对 ACS 后 T2DM 患者起始降糖药物治疗安全性的证据较少 (图 1)3


图 1  CVOT 研究入选研究人群心血管危险性的分布特征

 

相关 CVOT 显示,在常规降糖治疗基础上,西格列汀和沙格列汀在心血管死亡、非致死性心肌梗死或卒中复合终点的风险非劣效于安慰剂,但沙格列汀治疗后心衰住院相对风险增加 27%(P=0. 007)9,10

 

 

EXAMINE 研究是一项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的非劣效性试验,入组了来自 49 个国家 898 个中心的 5380 例既往 15-90 天内发生 ACS 的 T2DM 患者,受试者随机接受阿格列汀或安慰剂治疗,也接受按照地区标准原则对 T2DM 和 CV 风险因素的预防治疗方案。结果显示,阿格列汀是近期唯一在糖尿病合并 ACS 患者中具有 CV 安全性证据的降糖药物 11,12

 

 

阿格列汀安全护航 ACS 后患者  

 

 

2018 年 6 月,发表于《Journal of the 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IF = 4.45)杂志的 EXAMINE 试验界标分析评估了 T2DM 患者发生 ACS 后早期(6 个月以内)和晚期(6 个月以后)的 CV 事件负担,以及使用阿格列汀治疗后的早期和晚期 CV 事件风险 1。结果显示,早期阶段 CV 死亡/心肌梗死/卒中事件的发生率为 5.3%,而晚期阶段为 8.1%。总体来看,42% 的 CV 事件发生在 ACS 后的早期阶段(6 个月内)1

 

 

ACS 后 15-90 天内使用阿格列汀治疗,不会增加早期 CV 死亡/心肌梗死/卒中事件的风险(HR 0.96,95%CI 0.76-1.21)以及心衰住院风险(HR 1.23, 95% CI 0.84-1.82),同样地,长期阿格列汀治疗也不会增加晚期 CV 死亡/心肌梗死/卒中事件的风险(HR 1.03,95%CI 0.84–1.26)以及心衰住院风险(HR 1.1, 95% CI 0.76-1.59)1

 

 

综上所述,在 ACS 后 6 个月内,T2DM 患者发生心衰事件和 ACS 复发的负担较重。在这一高风险的阶段,以及后续的慢性期阶段,阿格列汀治疗不会增加包括心衰在内的 CV 事件风险 1

 

 

小结   

 

 

ACS 是 T2DM 患者的常见大血管并发症,危害极大。发生 ACS 之后的 6 个月,是心血管事件复发的高危期,特别是合并 T2DM 患者,此时降糖药物的 CV 安全性尤其值得关注。二肽基肽酶-4(DPP-4) 抑制剂阿格列汀不增加 T2DM 合并 ACS 患者的 CV 事件风险,是该类人群可安心使用的降糖药物。

 

 

参考文献   

 

 

1.     Sharma A, Cannon CP, White WB, et al. Early and Chronic Dipeptidyl-Peptidase-IV Inhibition and Cardiovascular Events in Patients With Type 2 Diabetes Mellitus After an Acute Coronary Syndrome: A Landmark Analysis of the EXAMINE Trial. J Am Heart Assoc, 2018, 7: e007649.

2.     徐成斌, 钱荣立. 重视糖尿病合并急性冠脉综合征的治疗. 中华糖尿病杂志, 2004, 12(2): 77-78.

3.     纪立农. 大变革—基于心血管保护的糖尿病药物治疗模式展望. 中国糖尿病杂志, 2017, 25(11): 961-969.

4.     于学忠, 郭树彬, 张新超, 等. 急性冠脉综合征临床实践指南(一). 中国急救医学,  2015 (12) : 1063-1067.

5.     Eisenstein EL, Anstrom KJ, Kong DF, et al. Clopidogrel use and long-term clinical outcomes after drug-eluting stent implantation. JAMA, 2007,297(2):159-168.

6.     Pilgrim T, Vranckx P, Valgimigli M, et al. Risk and timing of recurrent ischemic events among patients with stable ischemic heart disease, non-ST-segment elevation acute coronary syndrome, and ST-segment elevation myocardial infarction. Am Heart J, 2016 May, 175: 56-65.

7.     Piccolo R, Franzone A, Koskinas KC, et al. Effect of Diabetes Mellitus on Frequency of Adverse Events in Patients With Acute Coronary Syndromes Undergoing Percutaneous Coronary Intervention. Am J Cardiol 2016,118: 345-352.

8.     Klempfner R, Elis A, Matezky S, et al. Temporal trends in management and outcome of diabetic and non-diabetic patients with acute coronary syndrome (ACS): residual risk of long-term mortality persists: Insights from the ACS Israeli Survey (ACSIS) 2000-2010. Int J Cardiol, 2015, 179: 546-51.

9.     Scirica B M, Bhatt D L, Braunwald E, et al. Saxagliptin and cardiovascular outcomes in patients with type 2 diabetes mellitus. N Engl J Med, 2013, 369(14): 1317-1326.

10.     Green JB, Bethel MA, Armstrong PW, et al. Effect of Sitagliptin on Cardiovascular Outcomes in Type 2 Diabetes. N Engl J Med, 2015, 373: 232-242.

11.     White WB, Cannon CP, Heller SR, et al. Alogliptin after Acute Coronary Syndrome in Patients with Type 2 Diabetes. N Engl J Med, 2013, 369: 1327-1335.

12.     Zannad F, Cannon CP, Cushman WC, et al. Heart failure and mortality outcomes in patients with type 2 diabetes taking alogliptin versus placebo in EXAMINE: a multicentre, randomised, double-blind trial. Lancet, 2015, 385: 2067-2076.

 

4M 编号:SACN.DPP.18.09.9863   本材料仅供医学人士参考。

 

1,232
您可以对本篇文章进行评级
专业性
实用性

评论区

3
发表于 2019-04-19
(0) 回复 取消
3
发表于 2019-04-19
(0) 回复 取消
3
发表于 2019-04-19
(0) 回复 取消
2
发表于 2019-04-19
(0) 回复 取消
干货满满
发表于 2019-02-01
(0) 回复 取消
干货满满
发表于 2019-02-01
(0) 回复 取消
干货满满
发表于 2019-02-01
(0) 回复 取消
干货满满
发表于 2019-02-01
(0) 回复 取消
ACS后可放心使用阿格列汀
发表于 2018-12-21
(0) 回复 取消
学习了
发表于 2018-12-19
(0) 回复 取消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