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启勇:以「和」为媒打造健康医疗新常态

《周易》素来推崇「阴阳交感,刚柔相推」;董仲舒也曾云:「和者,天之正也,阴阳之平也,其气最良,物之所生也。」前辈先贤理论皆体现了中华民族最核心的理念:和合文化。以合作求共赢,在和平中谋发展。

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简称盛京医院)前身盛京 (施) 医院于 1883 年由苏格兰教会在沈阳兴建,是东北第一家西医院。1949 年,医院正式并入中国医科大学。仁爱济世的教会精神融入红医文化,两种文化相互交织、影响,盛京医院,形成了自己独有的「和谐文化」。医院从此迈入了崭新的里程,斩获了无数殊荣。

和为立院之本

自 1883 年春天,一名叫做司督阁的苏格兰人,在小河沿的三间平房里,将「盛京施医院」的牌子高高挂起,盛京医院就开启了不凡之路,享有过「门生故友遍天下」的辉煌,也经历过风雨如晦的命运沧桑。133 年的历程,不只是跃然于纸上的数字,更是淹没在历史长河里的足迹。

1969 年,按照毛泽东「要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的「六二六」指示精神,医院整体迁往朝阳地区,盛京人以饱满的热情在朝阳建立了 4 所医院,直到 1983 年医院回沈,14 年的风雨兼程更磨砺了盛京人的意志,增强了核心团队的凝聚力。也因此才形成了「做和谐环境的制造者,做优质服务的提供者」这一核心价值观。

和谐的医疗环境是和谐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但近些年医患关系极度紧张,和谐医疗这一全民梦想正遭受着前所未有的挑战。郭启勇院长在谈及医疗环境时提出了不一样的观点,医患关系总体是和谐的 。即便偶有不和谐事件发生,但每年盛京医院收到的投诉总量相对于医院将近 400 万的门诊量和 20 万的出院患者总数而言,可以说是微乎其微的。而这个和谐与医院「内外兼修」的文化建设是分不开的。

对内,郭启勇院长坚持「拳头理论」,他认为,一个团队就如同一个拳头,大拇指和食指加起来完成了一个拳头一大半的功能,正如「二八现象」。同时,十个手指必须伸出来时各司其职,握起来就是拳头,这样才能达到和谐。以医院福利为例,既有纯绩效也有普通员工共享,包括采暖费、车补、餐补,甚至节假日的补贴。

实际发放中,20% 优秀的员工会通过自己的努力拿到更多的钱,相对弱一点的 80% 员工也会拿到相应的钱,这样就把弱势的群体保持了一个相对稳定的程度,这也是医院和谐文化建设的重要体现。

对外,医院坚持以患者为中心的理念体现在方方面面。郭启勇院长告诉丁香园,办医院,我们最在意的是满意度。目前医改最核心的问题是优良医疗资源不能够满足百姓日益增长的需求。因此,我们一切的重心都是围绕患者的利益。

郭启勇院长代表全体编者致辞_副本.jpg
图 1  郭启勇院长代表全体编者致辞

2005 年 1 月,门急诊病房楼一号楼 A 座拔地而起;2009 年 2 月,门急诊病房楼 B 座正式投入使用,双子座比肩而立,成为盛京医院新地标。破旧的楼群迅速被大型地下停车场、花园式广场、舒适的休息区、宽敞明亮的候诊区取代。

郭启勇院长坚信,把最大的空间与最美丽的风景留给患者才是对患者最直接的尊重。他强调,作为一个医院管理者,第一要务是让医院能够顺利运行,内部医务人员和谐,外部患者满意,这些都是根本。

平台的大小相对论

「做和谐环境的制造者」这一价值观不仅仅体现在员工待遇上,更体现在医院员工个性化平台建设上。郭启勇院长认为,所谓平台和每个人想要做的事情是相关联的。每个人的能力和需求都不同,让一个人展示她认为是才华的才华,这大概就是平台的价值体现。

郭启勇院长告诉丁香园,平台不只是一个位置,有时也可以是肯定和机会。例如一些医生擅长临床工作,经验丰富令人信服,唯独对科研却不感兴趣。医院照样组织机会给他进行演讲,分享自己的经验。即便缺少科研成果无法晋升,但其找到了发挥自己特长的平台,一样可以在工作中获得成就感、幸福感。

除了对内员工个性化平台的建设,对外,盛京人「天下为己任,生民为至亲」。郭启勇院长带领他的团队,始终追求公立大医院的社会担当,开拓医院大平台。2009 年 11 月,盛京医院率先联合辽沈地区的 18 家基层医院,充分利用先进的 IT 解决方案和管理方法,共同组建了「盛京医疗联盟」。

联盟的成立不仅使得盛京医院的优质医疗资源得到延伸和放大,提升基层医院的管理水平和诊疗水平;同时通过相互转诊,实现患者的双向分流,既保证了基层医院的业务增长,提高了基层医院的资源使用效率,大大缓解基层群众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

为了探索更深入地实现区域优质医疗资源的纵向整合的新方法,在郭启勇院长的积极推动下,2012 年 12 月,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医院集团(简称盛京医院集团)正式获批成立。

盛京医院集团的成立,有效利用了医院集团的信息化平台,加强了集团成员单位的统一管理,优化了医疗卫生资源配置,为建立基层首诊、分诊医疗、双向转诊、急慢病分治的诊疗模式,进一步提高医疗质量和水平,调动医务人员的积极性,为广大人民群众提供更加优质的医疗卫生服务。

此外,辽宁省首家涉外医疗服务机构—辽宁省涉外医疗服务中心和沈阳首家公立涉外国际医院—「沈阳国际医院」也设立在盛京医院,满足了外籍人士的诊疗需要,为沈阳的城市国家化进程提供强有力的支持;而以信息化平台为基础的百余家基层医院组成的医疗联盟,架起了帮扶的纽带,通过扩展优质医疗资源,带动各级医院的共同发展。

创新开拓「信息化」之路

盛京医院信息高度连续性、数据高度规范化,与院外信息实现顺畅互联互通,2013 年 12 月底,盛京医院通过了由国家卫生计生委统计信息中心组织的医院信息互联互通标准化成熟度测评四级,成为首批通过四级标准的四家医院之一。2014 年 4 月,顺利通过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医院管理研究所认证的唯一「电子病历系统功能应用水平评价 7 级」。

紧接着,又于 10 月成功获得美国医疗卫生信息与管理协会(HIMSS)认证的 HIMSS EMRAM 7 级认证,成为目前国内唯一一家「双七级」医疗机构。对于信息化给医院发展带来的巨大效益,郭启勇院长讲到,医院最重要的是运营和管理,而信息化给医院带来最大的价值,就是医院管理水平的提升。


图 2 2016 年 4 月,美国梅奥诊所管理专家访问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

双项评级一方面促进了医疗的规范化和标准化, 另一方面有助于归纳总结经验和体会。例如,盛京医院一直在推院内标准化,各个环节也都做到了标准化,但是始终没有把所有环节全部连起来形成闭环。郭启勇院长在辽宁率先开展医院网络化管理,改变医生的诊疗过程,通过打造信息网络化共享平台,规范医疗行为、优化医疗流程、加强过程管理、强化质量控制。

挂号、问诊、划价、结款,全程数字化医疗管控,使诊疗流程标准化、规范化,收费透明化,精准把握医疗安全。通过信息化的创新,盛京医院成为全国「数字化建设示范医院」,并在医院信息化建设方面走在行业的领先地位。

如今,临床上,无论是手术、输液、用药等都形成了闭环式管理,从而保障了医疗各个环节管理的安全和质量。郭启勇院长告诉丁香园,医院信息化建设实际上是一个不断完善和提高的过程,当它完善和提高到一定的程度时,很多标准的制订就会随之跟上来,而有了这些标准之后又使得信息化建设更加规范了,所以这也是一个互相促进和不断完善的过程。

而评级仅仅是一个动力,促使员工去检查、推进和提高。通过评审的过程,推进了每一个环节的规范,使得医疗行为标准化、 流程标准化, 同时, 也让员工更系统地思考每个环节的细节问题,从而将所有环节汇集一起的思路。

另外,HIMSS 7 级评审对于无纸化有很高的要求:临床关键文档 24 小时,非关键文档 72 小时内入信息系统。也就意味着所有手动记录的信息全部平移至网络,但医院科室众多,在流程和终端都要做大量的改进,这必将是一个浩大的工程。而按照我国卫生部门出台的相关规定,电子系统产生的处方,必须打印出来由大夫签字或签章。

因此,知情告知书无纸化是最困难的一个环节。医院最后决定采用「身份证 + 指纹」的方式来实现,因而盛京医院是国内第一家使用该模式实现身份认证的医院。在无纸化的基础上,盛京医院还建立了全院的实时绩效考核,实现所有的医疗环节可追溯、可查询、可分析。目前,盛京医院已实现门诊全流程诊疗无纸化,患者从踏入医院到治疗结束离开医院,期间所有的医疗活动都在信息化的监控之下。

两位欧洲放射学会主席为郭启勇教授颁奖_副本.jpg
图 3 两位欧洲放射学会主席为郭启勇教授颁奖

面对医改的风起云涌,面对日益紧张的医患关系,面对医疗体制发展的不平衡,郭启勇院长秉承着对医疗事业的热爱之情,始终坚持「以和为本」,以平台建设为契机,以信息化建设为路径,带领盛京人逐渐走出了一条带有盛京特色的医院管理之路,不断创建医院历史一个又一个里程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