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鹏教授专访:肾癌靶向治疗蓬勃发展,未来更值得期待

编者按靶向药物上市 11 年来,为晚期肾癌患者带来了巨大的获益,而随着靶向药物种类的增多,其也改变着临床对晚期肾癌的治疗模式。丁香园就靶向药物对晚期肾癌治疗带来的改变相关话题采访了新疆医科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泌尿外科主任陈鹏教授,陈教授对靶向治疗药物对临床治疗带来的影响以及转移性肾癌未来研究领域进行了解读。

 

 
 
 
 
 
 
00:00:00 / 07:02
 
ccvideo

 

丁香园:索拉非尼开启了肾癌靶向治疗的大门,在索拉非尼上市后的这十余年中,肾癌靶向治疗领域有哪些变迁?

 

陈鹏教授:我是非常幸运的,因为我转入泌尿肿瘤专业工作也正是在这十几年中。正当我转到泌尿肿瘤专业之后,靶向药物就进入了中国。这是十几年中肾癌靶向药物蓬勃发展,临床从晚期肾癌没有特别有效的药物到现在国外已经上市了十几种靶向治疗药物。而就我国而言,从十年前索拉非尼进入中国到现在,泌尿肿瘤已拥有一线治疗、二线治疗的多种药物。

 

这些药物的应用对肾癌患者来说是一件好事,它们使大批晚期肾癌患者获得了长期生存,同时对于从事泌尿肿瘤诊治的医生来说,它们就像是手里的武器,当见到晚期肾癌患者时就可以对他们介绍:「不需要非常担心,有许多患者用靶向药物治疗后可以获得长期的生存。」

 

索拉非尼成为第一个被批准适用于晚期肾癌治疗的靶向药物以后,还有许多同类药物或其他靶点药物获批用于晚期肾癌患者的治疗。每种药物也都有自己的特点,其中索拉非尼之所以十几年来一直拥有较好口碑,其主要原因在于无论是患者还是临床医生都能看到它确实的疗效,特别是在患者总生存期延长方面,索拉非尼有非常显著的优势。

 

丁香园:您认为靶向药物的问世对泌尿外科医生在临床治疗肾癌带来了怎样的改变?

 

陈鹏教授:改变非常明显,以前患者被诊断为晚期肾癌之后,我们除了采用细胞因子治疗以外,并没有太多其他的治疗方式,且患者可预测的生存期也较短,而随着现在靶向药物的发展,大部分使用靶向药物的患者都可以期待获得较以前更长的生存期。

 

并且现在新药开发还在继续,除了一线治疗药物外,甚至有二线、三线的药物和治疗手段都在出现。所以现在的我们可以告诉患者或患者家属:「不用过多地担心,这种药物治疗失败,我们还可以有别的药物可选」,这是患者、患者家属及医生都非常愿意看到的情况,也是十年前我们不可能看到的情况。

 

丁香园:索拉非尼近期正式被纳入国家医保药品目录,您认为这会对晚期肾癌的治疗带来哪些改变?

 

陈鹏教授:这非常非常重要。靶向药物进入中国以后,由于没有进入医保目录,所以患者需要自费购买后进行治疗,而靶向药物价格昂贵,按照以前的价格,患者每月需要约 5 万元的相关药物治疗费用,且靶向药物没有停药时间,也就意味着如果该药对患者有效,则患者需要一直服用。所以,靶向药物进入医保,从经济角度而言,会在一定程度上减少因为药物费用而导致患者无法长期用药的情况,所以我希望靶向药物都能够进入医保,使更多的患者受益。

 

丁香园:在转移性肾癌的治疗领域,目前有哪些研究方向值得关注?您如何看待其研究的前景?

 

陈鹏教授:靶向药物十几年来发展迅猛,不止在肾癌领域,同时在其他领域也表现出了较多进展。

 

就肾癌领域而言,近十几年来除了靶向药物治疗方式以外,还有其他新疗法和药物不断出现,这些进展都会为晚期肾癌患者带来更多、更好的帮助。

 

同时在临床中也体现了这样的趋势,比如以前不能手术的晚期肾癌患者只有几种药物可选,而现在有了不同作用靶点的药物,患者用药可以分配为一线药物、二线药物,甚至三线药物。

 

另外医生还可以选择为患者进行联合用药治疗,比如在一种药物治疗效果不好或 TKI 类药物治疗失败以后,采用新型靶向药物联合治疗。现在在美国、欧洲已有一些联合用药方案获得了批准,目前我国也有类似双药联合研究正在进行。

 

除了靶向药物以外,免疫检查点抑制剂也在研究中,虽然现阶段我国尚未批准这一领域的药物应用于肾癌治疗,不过我们可以期待将来它们能用于我国的患者治疗中,为患者造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