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甲双胍的临床地位与使用时机,一文教你拿!丨专家共识解读第一篇
手把手教你正确掌握二甲双胍的临床地位与使用时机。
 
糖尿病患者心血管事件发生风险显着增高,长期以来受到内分泌,心血管领域医师广泛关注。一种作为应用临床已有 60 多年历史的降糖药,二甲双胍已成为全球糖尿病防控的核心药物。因此,正确认识,合理使用二甲双胍对心血管医师来说同样至关重要。
 
近期,“二甲双临临床应用专家共识” (下文简称 “ 共识” )  2018 版正式公布。基于近年来不断涌现的二甲双胍相关研究新证据,共识做出部分更新与修订,为广大临床医师提供重要的学术参考。我们将依据专家共识,对每部分内容进行具体解读,今天先跟小编一起来了解“二甲双胍的临床地位与使用时机”。
 
表:二甲双胍的临床地位与使用时机
 
2型糖尿病治疗的一线首选和全程用药,二甲双胍当仁不让!
 
共识推荐,如无禁忌症和不耐受,二甲双胍是治疗2型糖尿病的首选全程病用药,且应一直保留在糖尿病治疗方案中。那么,二甲双胍为何能够在众多降糖药中脱颖而出,让共识为它打打电话呢?
 
首先,二甲双胍兼具短期和长期降糖疗效,单独使用可有效降低T2DM 患者的空腹血糖(FPG )和餐后血糖(PPG) 。研究表明二甲双胍可使中国新诊断T2DM 患者的糖化 1c的降低1.8% ,且不受体重影响[1]。基线HbA 1c 水平一致时,最佳有效剂量(2000 mg / d)的二甲双胍降糖疗效优于其他口服降糖药[2]。二甲双胍缓释片与普通片的疗效相似。
 
其次,二甲双胍单药治疗效果不佳者,其他联合口服降糖药柯林斯进一步获得明显的血糖改善。与使用其他口服降糖药作为一线治疗相比,以二甲双胍作为一线治疗的患者,加用第二种口服降糖药或启动胰岛素联合治疗的开始最晚,后续需要调整治疗方案的概率也最低[4]。二甲双胍联合胰岛素可进一步降低 HbA 1c,减少胰岛素用量,增加体重并降低低血糖风险[5-8]
 
再次,二甲双胍具有心血管保护作用。二甲双胍的长期治疗与新诊断的T2DM患者,已存在心血管疾病的T2DM患者的心血管事件发生风险降低显着相关[9]。此外,荟萃分析显示,二甲双胍可降低糖尿病患者的全因死亡率[9,10]
 
最后,二甲双胍良好的安全性状语从句:耐受性的英文其长期应用的保障。单独使用时不增加低血糖发生的风险,胃肠道反应多为一过性,不导致肾脏损害,长期使用不增加高乳酸血症或乳酸酸中毒发生风险 [11-13]。与其他降糖药物相比,二甲双胍具有良好的成本- 效益比。
 
不超重,不肥胖的2型糖尿病患者,应该也。首选二甲双胍!
 
回顾性和前瞻性临床研究结果均显示,二甲双胍在肥胖,超重,正常体重的2型糖尿病患者中疗效相当。因此,体重不是能否使用二甲双胍治疗的决定因素,无论对于超重,肥胖或体重正常的患者,国内外主要糖尿病指南均将二甲双胍推荐为治疗 T2DM 的首选用药[ 14,15]。 
 
防范糖尿病于未然,二甲双胍也有功!
 
值得一提的是,除治疗效果成绩斐然外,大量证据尚显示二甲双胍可以有效且安全地降低糖尿病前期人群发展为T2DM 的发生率 [16],减少患者体重增加且10 年内医疗花费更低[17] ,18],但我国尚未批准二甲双胍应用于糖尿病的预防。 
 
鉴于大量研究证据表明二甲双胍具有确切的降糖效果和包括改善心血管结局在内的多重优势,专家共识仍然力荐二甲双胍作为首选和全程用药奋战于T2DM 治疗一线。
 
参考文献:
 
[1]纪莉,李鹤,郭昕,等。基线BMI对中国2型糖尿病患者二甲双胍单药治疗血糖控制和体重变化的影响:IV期开放标签试验。PloS一个。2013; 2:e57222。
[2] Esposito K,Chiodini P,Bellastella G,et al。HbA1c患者的比例<7%,8类糖尿病药物治疗2型糖尿病:218例随机对照试验的系统评价为78 945例患者。糖尿病,肥胖和新陈代谢。2012; 3:228-33。
[3] Berkowitz SA,Krumme AA,Avorn J,et al。口服降糖药物治疗糖尿病的初步选择:以患者为中心的比较效果研究。JAMA内科。2014; 12:1955-62。
[4]纪莉,吕杰,翁杰,等。中国2型糖尿病治疗现状调查口服药物使用者的治疗模式。糖尿病杂志。2015年; 2:166-73。
[5] Hemmingsen B,Christensen LL,Wetterslev J,et al。二甲双胍和胰岛素与单独胰岛素治疗2型糖尿病的比较:使用荟萃分析和试验序贯分析对随机临床试验进行系统评价。BMJ。2012:e1771。
[6] Strowig SM,Aviles-Santa ML,Raskin P.胰岛素单药治疗与胰岛素和二甲双胍或胰岛素和曲格列酮联合治疗2型糖尿病的比较。糖尿病护理。2002; 10:1691-8。
[7] Kooy A,de Jager J,Lehert P,et al。二甲双胍对2型糖尿病患者代谢和微血管及大血管疾病的长期影响。内科档案。2009年; 6:616-25。
[8]郭莉,陈莉,张蓓,等。一项随机,开放标签,多中心,平行对照研究,比较门冬胰岛素30联合二甲双胍与口服抗糖尿病药物控制不足2型糖尿病患者的双相胰岛素30联合用药的疗效和安全性:优点研究。糖尿病,肥胖和新陈代谢。2018; 12:2740-2747。
[9] Holman RR,Paul SK,Bethel MA,et al。对2型糖尿病进行强化血糖控制的10年随访。新英格兰医学杂志。2008; 15:1577-89。
[10] Campbell JM,Bellman SM,Stephenson MD,et al。二甲双胍降低全因死亡率和衰老疾病,而不考虑其对糖尿病控制的影响:系统评价和荟萃分析。老龄化研究评论。2017:31-44。
[11] Wright AD,Cull CA,Macleod KM,et al。2型糖尿病患者的低血糖症在诊断后随机分配至饮食,磺脲类药物,二甲双胍或胰岛素单药治疗6年:UKPDS73。糖尿病及其并发症杂志。2006; 6:395-401。
[12] Rachmani R,Slavachevski I,Levi Z,et al。2型糖尿病患者的二甲双胍:重新考虑传统的禁忌症。欧洲内科杂志。2002; 7:428。
[13] Cryer DR,Nicholas SP,Henry DH,et al。二甲双胍干预与传统方法的比较结果研究COSMIC方法研究。糖尿病护理。2005; 3:539-43。
[14] Garber AJ,Abrahamson MJ,Barzilay JI,et al。美国临床内分泌学家协会和美国内分泌学会关于综合2型糖尿病管理算法的共识声明 - 2018年执行摘要。内分泌实践:美国内分泌学会和美国临床内分泌学家协会的官方期刊。2018; 1:91-120。
[15]引言:糖尿病医疗保健标准-2018。糖尿病护理。2018; 增补1:S1-S2。
[16] Li CL,Pan CY,Lu JM,et al。二甲双胍对糖耐量低减患者的影响。糖尿病医学:英国糖尿病协会杂志。1999; 6:477-81。
[17]糖尿病预防计划研究G.生活方式干预或二甲双胍预防糖尿病的10年成本效益:对DPP / DPPOS的意向治疗分析。糖尿病护理。2012; 4:723-30。
[18]糖尿病预防计划研究G.糖尿病预防计划成果研究中与二甲双胍相关的长期安全性,耐受性和体重减轻。糖尿病护理。2012; 4:7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