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声明
欢迎访问「HPV 云课堂」网站。本网站所载信息只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式取得执业资格的医疗卫生专业人员所提供。 在访问和使用本网站之前,请认真阅读下列使用条款。如果您访问或使用了本网站,即说明您已经阅读、理解并同意遵 守本使用条款。如果您不同意本使用条款,您将不能访问或使用本网站。
1. 著作权
本网站的所有内容均受到《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保护。
2. 「HPV 云课堂」所有的内容
除非是在保留全部的著作权和其他所有权声明的前提下用于非商业性个人参考,否则,不得对本网站的内容进行复制, 使用后也不得再次复制、翻印或再次传播,而且在未得到「 HPV 云课堂」明确的书面许可之前,本网站上的任何信息、 文本或文献,不得通过电子媒介或复印件被拷贝、展示、下载、传播、改写、翻印、再版或转发,或者在这些图形、文本 或文献的基础上创作它们的派生作品。本网站信息不能被理解为是对「β心视野」或第三方的专利和商标的授权或许可。
3. 非「HPV 云课堂」所有的内容
未经著作权所有者同意,本网站上的非「 HPV 云课堂」的任何信息、文本或文献,不得通过电子媒介或复印件被拷贝、 展示、下载、传播、改写、翻印、再版或转发,或者在这些图形、文本或文献的基础上创作它们的派生作品。
4. 网站的使用说明
本网站所载信息只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式取得执业资格的医疗卫生专业人员所提供。本网站所载信息绝无意代替您自 己的医学判断并且本网站刊载的评论和其他内容亦无意作为可以信赖的建议。因此,我们郑重声明因任何本网站访问者 或任何获知本网站内容者基于对本网站材料的信赖所引起的任何责任与义务都与本网站无关。作为一位医疗卫生专业人士 ,您应该通过您自己的专业判断来评估本网站所提供的所有信息。我们也建议在作出任何评价或治疗决定前请咨询其他专 业人士并查阅其他参考资料。您对本网站信息的访问和使用,将受本使用条款协议的约束。如果您访问和使用了本网站, 就说明您已经无限制、无条件地同意接受本使用条款协议。
5. 内容
「 HPV 云课堂」将做积极的努力,在网站上发布准确的最新信息,但对其准确性、时效性和完整性不做任何形式的保证 或承担任何责任。您同意自行承担访问和使用本网站及其内容的风险。「 HPV 云课堂」及其他参与本网站的设计、制作 或发布的各方,均不对网站的访问和使用或无法使用,或其中内容的任何错误或遗漏所导致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包括但 不限于直接的、偶然的、间接的或惩罚性的损失赔偿。这种限制包括因病毒所导致的计算机设备的损失。
6. 赔偿
如果您本人违反了本使用条款中的规定,对于由此带来的全部损失、费用、赔偿和成本,包括适当的律师费用,您同意向 无辜的「 HPV 云课堂」及其官员、董事、员工、代理商、供应商和第三方合作伙伴做出赔偿,使其免于损失。
7. 第三方网站和链接
本网站包含的一些链接涉及由第三方管理的其他网站,他们不在「 HPV 云课堂」的管辖范围之内。设立这样的链接仅仅 为了方便您的使用。同样,本网站也可通过第三方管理的其他网站上的链接进行访问,他们不在「 HPV 云课堂」的管辖 范围之内。「 HPV 云课堂」对这类网站所含信息的准确性、时效性和完整性不做任何形式的保证或承担任何责任,对这 些内容/信息所导致的任何损失或伤害不承担赔偿责任。包含与第三方的链接,并不意味「 HPV 云课堂」认可并向您推荐 了它们。
8. 条款的适用范围
本网站及其内容符合中国相关法律法规。虽然本网站的信息可以被中国以外的人士访问,但本网站的信息是专供中国居民 使用的。其他国家可能会有与中国不同的法律法规和医疗保健习惯。本网站所提供的产品或服务在法律禁止的地区无效。
9. 适用法律
本使用条款协议和您对本网站的使用,都将受到中国法律的约束。与本网站相关的任何诉讼,将提交上海国际仲裁中心进行裁决。
10. 其他事项
如果本协议中的任何条款被认为是违法、无效或不可执行的,则这些条款将被分离出来,并不影响其它条款的可执行性。 「 HPV 云课堂」可根据自己意愿随时保留对本网站的内容加以修改或删除的权利。
请先完善一下信息
医院
科室
职称
前沿资讯
让 HPV 疫苗守护中青年女性的宫颈健康
 
若问此金鸡岁末、玉犬报春之际,中国医疗界发生的大事件,HPV 疫苗无疑是浓墨重彩的一笔。在国际成熟应用十载春秋之后,来到我国女性身边,引起了广泛关注与热烈讨论。而要将 HPV 疫苗了解透彻,还不得不从恶名昭彰的宫颈癌说起。
 
宫颈癌——名副其实的「女性健康杀手」
 
子宫颈癌(cervical cancer),习称宫颈癌,作为「女性健康杀手」,绝非浪得虚名。全球范围内,在发生于女性的恶性肿瘤中,宫颈癌的发病率位居第四,仅次于乳腺癌、结直肠癌和肺癌,每年新发病例约 530, 000 例;死亡率同样位居第四,每年导致死亡约 270, 000 例,尤其在 15-44 岁的女性中,其死亡率更达到第二位 1-3,所造成的疾病负担不容小觑。
 
相比发达国家和地区,发展中国家和地区的宫颈癌发病率和死亡率均较高 1, 4。在我国,宫颈癌是最常见的妇科恶性肿瘤 5,且发病率不断上升。从 1989-1990 年到 2007-2008 年,其年龄标化发病率(ASIR)从 2.79/10 万增长至 8.53/10 万,年龄标化死亡率(ASMR)从 1.94/10 万增长至 2.25/10 万 5;2013 年,我国新发宫颈癌 10.1 万例,死亡 26, 400 例,ASIR 达 10.3/10 万(城市和农村分别为 10.1/10 万和 10.5/10 万),ASMR 达 2.62/10 万(城市和农村分别为 2.4/10 万和 2.9/10 万)5;2015 年新发 98, 900 例,死亡 30, 500 例 5。另一方面,宫颈癌的发病正逐渐呈现出年轻化趋势 5,2015 年数据显示,在我国 30-44 岁的女性中,宫颈癌高居新发恶性肿瘤第二位 6
 
图 1. 2003-2010 年中国宫颈癌发病率 7
 
HPV——冷血无情的「中青年女性致癌元凶」
 
但与其他确切病因仍是未解之谜的恶性肿瘤相比,宫颈癌有其特殊之处,它是目前唯一病因明确的恶性肿瘤,人乳头瘤病毒(human papillomavirus,HPV)是其最主要的致病元凶 8
 
HPV 是一种无包膜的双链 DNA 病毒,通过生殖道皮肤、黏膜的接触和体液传播。在 200 余种已知的基因亚型中,约 40 种与生殖道感染有关,其中十余种与 CIN 和宫颈癌发病密切相关,被称为高危型(致癌型)HPV 9, 10。研究发现,在接近 90% 的 CIN 和 99% 以上的宫颈癌组织中存在高危型 HPV 感染,其中约 71% 与 HPV 16 型和 18 型相关,确凿地证实了 HPV 是宫颈癌之罪魁。尽管多数 HPV 感染是一过性的,但持续感染高危型 HPV 1-2 年,则预示有进展为高级别 CIN 或宫颈癌的风险 9, 11。对大多数人来说,疾病发展隐匿而缓慢,从初始感染至罹患宫颈浸润癌可能需经历数年至数十年的过程 1
 
HPV 感染不仅「无形」,而且普遍。美国一项研究显示,有性行为的男性和女性一生中感染 HPV 的几率高达 85%-90% 12。一项基于中国 37 座城市 15-60 岁性活跃期女性的宫颈癌筛查研究证实,我国女性 HPV 感染率高达 21.1%,即意味着平均每 5 位中国女性中就有 1 位感染高危型 HPV 13。另一项多中心宫颈癌筛查研究进一步表明,我国女性的 HPV 感染率按年龄呈「双峰」分布,第一高峰在 17-24 岁,第二高峰在 40-44 岁 14
 
图 2. 基于一项中国多中心宫颈癌筛查研究的不同年龄 HPV 感染率 14
 
这些冷冰冰的数据不禁令人唏嘘,尽管规范化的定期筛查已经普及,HPV 感染和宫颈癌依然来势汹汹地威胁着广大女性的健康,我们有何武器能够自御?
 
HPV 疫苗——防控宫颈癌的最佳武装
 
答案不言而喻——病因明确是宫颈癌的致命弱点,对于病因明确的感染性疾病,一级预防是最有效的防控措施 15。而 HPV 疫苗的问世让我们真正可以从源头上阻断 HPV 感染,使宫颈癌成为首个能够以疫苗进行预防的恶性肿瘤。人类在针对丙型肝炎病毒(HCV)、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等的疫苗研制中屡屡碰壁,但在 HPV 疫苗上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功。
 
2017 年世界卫生组织(WHO)发布《HPV 疫苗:WHO 的立场文件》,呼吁「HPV 疫苗应作为宫颈癌和其他 HPV 相关疾病综合预防策略的一部分」9。目前经美国 FDA 批准的 HPV 疫苗有三种——二价、四价和九价疫苗,所覆盖的 HPV 亚型相应增多(表 1)。其中,二价和四价 HPV 疫苗已在我国内地上市,分别适用于 9-25 岁和 20-45 岁的女性,成为其宫颈健康的实力守护者。
 
作者:叶新红 副主任医师  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 

仅代表医生个人观点

仅供医疗卫生专业人士作学术参考 请勿分发或转派

参考文献:
1.   Small W Jr, Bacon MA, Bajaj A, et al. Cervical Cancer: A Global Health Crisis. Cancer. 2017, 123(13): 2404-2412.
2.   Pimple S, Mishra G, Shastri S. Global strategies for cervical cancer prevention. Curr Opin Obstet Gynecol. 2016, 28(1):4-10.
3.   Serrano B, Brotons M, Bosch FX, et al. Epidemiology and burden of HPV-related disease. Best Pract Res Clin Obstet Gynaecol. 2017, pii: S1521-6934(17)30124-4.
4.   乔友林, 赵宇倩. 宫颈癌的流行病学现状和预防. 中华妇幼临床医学杂志 (电子版)[J]. 2015, 11(2).
5.   Jiang X, Tang H, Chen T. Epidemiology of gynecologic cancers in China. J Gynecol Oncol. 2018, 29(1):e7.
6.   Chen W, Zheng R, Baade PD, et al. Cancer statistics in China, 2015. CA Cancer J Clin. 2016, 66(2): 115-132.
7.   Di J, Rutherford S, Chu C. Review of the Cervical Cancer Burden and Population-Based Cervical Cancer Screening in China. Asian Pac J Cancer Prev. 2015, 16: 7401–7407.
8.   郎景和. 精确筛查,风险分层,HPV 与子宫颈癌防治. 中华妇产科杂志. 2014, 49(10): 746-748.
9.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 Human papillomavirus vaccines: WHO position paper, May 2017. Wkly Epidemiol Rec. 2017, 92(19): 241–268.
10. Weaver BA. Epidemiology and natural history of genital human papillomavirus infection. J Am Osteopath Assoc. 2006, 106(3 Suppl 1): S2-8.
11. 妇产科学 第 8 版. 人民卫生出版社.
12.  Chesson HW, Dunne EF, Hariri S, et al. The estimated lifetime probability of acquiring human papillomavirus in the United States. Sex Transm Dis. 2014, 41(11):660–664.
13. Wang R, Guo XL, Wisman GB,et al. Nationwide prevalence of human papillomavirus infection and viral genotype distribution in 37 cities in China. BMC Infect Dis. 2015, 15:257.
14. Wu EQ, Liu B, Cui JF, et al. Prevalence of type-specific human papillomavirus and pap results in Chinese women: a multi-center, population-based cross-sectional study. Cancer Causes Control. 2013, 24(4): 795-803.
15. Nicol AF, de Andrade CV, Russomano FB, et al. HPV Vaccines: their pathology-based discovery, benefits, and adverse effects. Ann Diagn Pathol. 2015, 19(6):418-422.
16. 中华预防医学会妇女保健分会. 子宫颈癌综合防控指南. 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2017
 

49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