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点推荐
做自己的主人

患者自控镇痛(Patient-controlled analgesia, PCA)技术已应用多年,并证明其具有真正及时、迅速给药、更大程度的疼痛缓解和更高的病人满意度、减少剂量相关性不良反应并减少医护人员工作量等多重优点。而药物镇静目前也广泛应用于各种诊断和治疗措施中。那么,患者自控镇静(patient-controlled sedation,PCS)和医生控制镇静(clinician-controlled sedation,CCS)两种给药方式中,究竟哪种技术更有优势?

 

文献 [1] 对 PubMed、Embase、CENTRAL 等数据库检索截止至 2017 年 10 月前,行 PCS 与 CCS 的随机对照试验并进行 meta 分析。比较的主要终点是出现至少一次氧饱和度降低、低血压和心动过缓的风险,需要紧急干预 (药物治疗或物理操作) 镇静相关不良事件的风险。次要终点是给药剂量、操作人员和病人的满意度以及监督镇静的风险。

 

共有 13 项研究 (1103 例患者,平均年龄 47 岁,ASA 分级 I-III) 描述各种镇静的诊断和治疗程序。PCS 对氧饱和度降低的风险无影响(11 例试验中,PCS 患者 31/448 [6.9%],CCS 患者 46/481 [9.6%];RR:0.74,98%CI:0.35-1.56)。但 PCS 降低了需要对不良事件进行抢救干预的风险 (11 例临床试验,PCS 患者 29/449 例患者 [6.5%],CCS 患者 74/482[15.4%];RR:0.45,98%CI:0.25-0.81)。对于低血压和心动过缓的风险,还没有得出明确结论所需的样本量。对次要结果的分析表明,PCS 降低了过度镇静的风险,对药物剂量、操作人员或患者满意度均无影响

 

研究表明:与 CCS 相比,PCS 对氧饱和度的降低无影响,但显著降低镇静相关不良事件的抢救干预风险。要进一步评估 PCS 的风险和益处,还有待更高质量的研究和试验。

 

心灵鸡汤中经常会出现这句箴言:做自己的主人。那么,在实现 PCA 很多年以后的今天,PCS 是否可以交还患者自我镇静的决定权呢?

 

 

参考文献:

1.Kreienbühl, Lukas; Elia, Nadia; Pfeil-Beun, Elvire; More. Patient-Controlled Versus Clinician-Controlled Sedation With Propofol: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With Trial Sequential Analyses. Anesthesia & Analgesia. 127(4):873-880, October 2018.

发表观点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文件必须小于 101 MB
允许的文件类型:png gif jpg jpeg

垂直标签